人生的幸福算法

上传:   分类目录: 职场攻略

【按:快节奏的生活,在信息世界中的持续曝光会让我们陷入焦虑;可是怎样做才能重拾“幸福”?这篇文章将从认知科学的角度带你探索“人生的幸福算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作者:Lachel,认知思维专家,深度思考普及者。专注心理学、认知科学和心智成长。每周四原创更新,帮助你更深入地理解世界。

文章来源:L先生说

如你所见,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

所以,我想从一个更小的角度,开始谈起。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这样的体验:

明知是时候睡觉了,却总是赖在电脑前不动,刷新闻,刷文章,刷社交网络……哪怕什么都不做,漫无目的闲逛,也不想关电脑上床。

要不,就是躺在床上玩手机,看小说,刷朋友圈,努力保持着清醒,直到眼皮发沉,才不知不觉地睡去。

这种现象,我称之为「熬夜强迫症」。

那么,为什么会有「熬夜强迫症」呢?原因可能很复杂。

有些人,是因为感觉今天没做什么,又荒废了一天,不愿意太早地结束它。哪怕多撑几分钟,也能更心安理得一点。

有些人,是想到明天又要上班,重复无趣的生活,于是产生畏缩感,希望把这少数属于自己的时间再延长一点。

但更常见的,可能是一种情况:

我们已经被这个时代,训练得对信息刺激极端敏感。乃至于,我们连入睡前片刻的「屏蔽」,都做不到。

想一想:如果你能百分之百肯定,一上床立刻就能睡着,你还会排斥「睡觉」吗?其实多半就不会了,对不对?

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闭上眼睛却又无法入睡,那种隔绝了一切信息输入的「度秒如年」的感觉。

这种感觉过于难熬,乃至于连带着,我们不断拖延入睡的时间,只为了更尽可能缩短这段「入睡期」。

2014 年,哈佛和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者,做过一个类似的实验:他们把参与者单独关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物品,隔绝外界的一切信息,要求他们在里面待够 15 分钟。

随后,研究人员又在他们身上戴上一个电击器,可以用来电击自己,产生轻微疼痛(不会有危险)。结果发现:接近一半的参与者,在 15 分钟的时间里,宁愿选择电击自己,也不愿意什么都不干。

我们的大脑,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渴望着外界的刺激。

缺乏这些刺激,我们就会窒息。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要从大脑的「奖赏回路」(Reward circuit)讲起 —— 我经常提到这个概念,但可能许多朋友还不了解。

这是一个简化的奖赏回路模型:

在这个模型中,1 叫做 VTA,2 是伏隔核,它们共同构成了一条通路;3 是前额叶皮层,负责认知、行为、调控功能。

这个模型如何起作用呢?简单来说,当接收到对生存有利的刺激时,「1-2 通路」的阀门开启,伏隔核受到刺激,从而向前额叶皮层发出反馈,让前额叶指挥大脑「继续这个行为」。

这里面充当传令兵的信使是什么?就是我们熟悉的多巴胺。

为什么叫「回路」呢?因为,前额叶接受到来自伏隔核的信号后,就会趋向于继续先前的行为,从而对行为形成「强化」 —— 产生行为,刺激 VTA,产生反馈,强化行为 —— 这样,就构成了一个闭合的强化回路。

而这整个回路的激活,对我们的意识而言,就产生了一种感觉,叫做「快乐」。

你可以理解为:前额叶皮层给大脑发出一个信号X,要求继续先前的行为;与此同时,它又给我们的「意识」发出一个信号A,让我们感受到快乐,从而同意它的指令。

(这部分可参阅:你以为你在掌控大脑?不,是大脑在操纵你

因此,很多人把多巴胺称为「快乐物质」,但严格来说,多巴胺只是一个传递信息的载体,产生「快乐」感受的,是整个奖赏回路。

可以看到,如果我们把「幸福」,定义为「长期而稳定的快乐」的话,那么,它跟奖赏回路是密切相关的。

也就是说:幸福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就是奖赏回路的健康运转。从而,使得我们在生活的种种小事中,都能感受到持续的、稳定的快乐。

当然,这是一个比较狭义的定义,你也许会说,幸福还包括健康的人际关系、舒适的居住环境、良好的社会氛围、足够的经济实力……诸如此类。

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这些,无非也是通过种种外因,来驱动和维持奖赏系统,使得我们能够充满活力、热情地享受每一天的生活。

这里最关键的是什么?是「长期」。

毕竟,人生有好几十年,你一定不会希望快乐是短暂的,而是希望它能长期持续下去,每一天,每一年,都能感受到快乐,这才是幸福。对不对?

 

那么,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

奖赏回路的激活,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特征:

期望差。

什么意思呢?简而言之:促进多巴胺释放的,并不是「行为的收益」本身,而是「预期和实际的收益之差」。

亦即:奖赏回路强度 = 实际收益 – 预期收益。

这个差值越大,对奖赏回路的刺激就越大,激发出来的多巴胺浓度就越高,从而,我们感受到的快乐就越强烈。

这个结论,最早是 1997 年由 Schultz 等人提出的。它极其重要,请大家务必记住它,后面会经常用到。

举个例子:你搞砸了一个任务,老板让你去他办公室。你心里想「坏了,这次一定要被骂了」,结果老板不但没骂你,还安慰了你。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实际收益为0,但由于预期收益为负,实际减预期为正,所以你会感受到如释重负、轻松、愉快的正面情绪。

另一种情况:你搞定了一个项目,老板曾经承诺过会给团队一笔奖金,兑现了,但给的比承诺的少。虽然实际收益为正,但由于实际减预期为负,你很可能不但不会开心,反而会感到愤怒。

具体而言,可以看这张图:

情况 1 就是最常规的情况,不用多说。

情况 2 ,当你已经预知到某个行为会伴随着某种奖励之后,再给予奖励,就不会激活奖赏回路了 —— 实质上相当于,这种奖赏已经提前「预支」了。

而情况 3 则非常有趣:

当你认为你的行为会带来某种奖励,但实际上并没有时,不但不会分泌多巴胺,反而会抑制多巴胺神经元,也就是减少多巴胺的分泌。

那么,这个抑制会导致什么呢?

你也许会认为是快乐的反面,但实际上并不是。这种抑制所带来的,是一种超过正常程度的「渴求」。

也就是提高你的欲望,去寻求能够激活奖赏回路、分泌多巴胺的行为。

 

你有没有发现,这种模式实际上就是什么呢?成瘾。

药物成瘾的机制,就是通过刺激伏隔核,分泌大量的多巴胺,从而使人感受到强烈的积极情绪。但随着效力消失,伏隔核的多巴胺浓度急剧下降,就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差值」。

正是这种「差值」,促进大脑去渴求能够分泌多巴胺、恢复正常浓度的事物 —— 更多的刺激。

依据这种模式,我们可以把一切奖赏,大致划分为「健康奖赏」和「非健康奖赏」。

健康奖赏,是缓起缓落 —— 通过一系列的行为,缓慢地激活奖赏回路,再缓慢地平息下来。它所呈现的,是一条长而平缓的曲线。

而非健康奖赏呢?是大起大落。在短时间内,对你施加大量新鲜刺激,促进多巴胺的急剧分泌,呈现一个尖而高的波峰。

它会导致什么后果呢?最直接的后果,是调高大脑的「预期」。

也就是说:大脑在短时间内反复多次经历「非健康奖赏」,就会慢慢适应这种刺激水平,形成一个新的「预期」。

这时,你会发现:

1)原本的刺激似乎不够「爽」了,你需要提高频率、加大刺激,才能得到同样的感受。

简而言之,你的「阈值」被提高了。

2)一旦离开了刺激,多巴胺水平下降到「预期」之下,你就会感到厌烦、枯燥、无聊、浑身难受……

你一定还记得,我们的大脑有一种特征,叫做「损失厌恶」。

相比起收益,我们对损失会更加敏感,也会具备更强的动力去摆脱它。

而在这里,一旦刺激水平下降到「预期」之下,对大脑来说就相当于什么呢?一种损失。

正是这种新的预期和对损失的厌恶,推动着你的大脑,不断去寻求新的快感。

问题在于,这个时代,一切的节奏都在不断加快,而我们可以接触到的信息,又实在太多。

每天,都有海量的信息向我们轰炸过来,占满我们每个感官,每个片刻。

这就会造成两种后果。

一方面,这些海量的信息刺激,会使大脑无时不刻不暴露在「快感」之中,不断提高大脑的阈值。于是,形成对新鲜刺激的渴求。

同时,这些信息,又会被设计成各种各样的消费产品,务求简单、有趣、好玩,充分调动你的各个感官和脑区,使你无需费脑,不用咀嚼,就能一口吞下去。

久而久之,你就会习惯于这些低投入 – 高奖赏的「短期反馈」,从而,会对那些需要长时间投入、却难以产生收益的「长期反馈」,产生排斥感和拖延。

这也就是我一直所忧虑的,信息时代对大脑的反向塑造。

所以,我一直有一个习惯:尽量避开那些不动脑子、向你拼命灌输娱乐和新鲜感的「非健康奖赏」。并不是鄙视链,也非出于优越感,而是,我想尽可能保持大脑的健康,把自己的「阈值」,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哪怕是看小说、电视剧和电影,我也会尽量挑那些需要动脑子的。要么是需要关注细节,要么是需要串起逻辑链,要么,是可以激发思考和创意的,总而言之,需要投入某些精力,才能获得奖赏。

这样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习惯「高投入-高回报」的反馈模式,不断培养自己动脑、动手的意愿和能力。

所以,包括在公众号和课程里,很多东西我都不会直接给你,而是希望你能够去思考、分析和动手搜索。原因也是一样的。

这样做,我可能会失去许多刺激和体验,但是,可以维持一个更平缓、更长效的「幸福曲线」。

同样,当阈值和预期曲线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时,无需各种「非健康奖赏」,也无需大起大落,在生活中的许多小事、许多细节,我都能发现其中的乐趣 —— 这也是一种提高幸福感的方式。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这或许才是一种更有价值的生活。

 

另一方面,大量的自媒体,会不断向你贩卖焦虑,向你展示各种「别人」的生活,旁敲侧击告诉你:你看,别人多成功呀,这才是好的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诸如各种月入10万、年薪百万、90后千万富豪、一夜暴富、逆袭人生赢家……这样的报道,我们还见得少吗?

媒体永远只会关注「典型」和「极端」,因为只有极端,才能吸引注意力,从而为它们自己带来效益。

但这些极端之外,这个时代真实的样子,每一个像你我一样在城市里奋斗,怀着或大或小的理想,加班、996,乃至透支身体到亚健康的人,会成为它们笔下的主角吗?

不会。

这些内容,正在不断推高我们的「预期」。

慢慢的,我们的认知会被改变,会被塑造成媒体和自媒体笔下的样子 —— 我们的预期曲线,被外力不断抬高了。

相比之下,我们取得的成果、生活中确切的幸福和收获,跟「月入10万」「千万资产」「10套房」相比起来,似乎都渺小得不值一提。

2015 年,中国社科院一项名为《中国城乡居民的阶层地位认同偏差》的研究指出:超过半数的城镇居民,会低估自身所在的阶层地位。

有趣的是:人们的教育水平、收入和职业声望越高,越有可能低估其阶层地位。

比较大的可能性是:这三者越高的家庭,接触到的「可能性」和「别人的生活」也会越多,预期会被调得更高,从而对自身产生羞愧和不满足。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焦虑」吧。

2012 年,一份研究也指出:在同样收入下,所接触到的人平均收入越高,自己的压力就会越大,幸福感也随之降低。

而媒体和自媒体所做的,正是把我们跟这些难以接触到的人,「连接」起来。

但那些生活,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综上所述,我想跟你分享我的「人生幸福算法」。

它未必全面,也未必适合所有人,但我希望,它能够为你带来,更加长效、稳定和平和的幸福感。

我把它分成5个变量:期望,阈值,意义,多样性,控制感。

具体而言:

1. 调整期望

如何把自己的期望调整到一个较低的水平?并不是说要你闭上眼睛,不去看,而是要分清楚「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

别人的生活也许很好,但那是不是我想要的?我或许达不到别人的高度,但那就意味着别人一定比我更幸福吗?

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可以有很多种。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找到自己的「位置」,去体现和发挥自己的价值,这或许是一种更有意义的「成功」。

人的一生,其实就是追问和回答「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过程。

接纳自己的可能性,关注自己每一步的付出和成果,这才是我们需要做的。

2. 控制阈值

如何控制好自己的阈值?可以参照前文讲过的做法。

一方面,避开各种「非健康奖赏」,避开「懒人收益」,避开各种吸引注意力的噪音和信息,保持大脑的洁净。

另一方面,养成动脑的习惯。对接收到的信息进行审视,多尝试自己动手解决问题,遇到问题多思考几层,让自己习惯「高投入-高收益」的长路径,避免被过多的短期反馈所驯化。

亦即,在生活中,尽可能去追求「心流」。

一旦把思考变成一种习惯,你就不会觉得思考太「累」,反而,会对无需思考的行为,产生下意识的怀疑和审视。

保持自己的敏感度和低阈值,这才是幸福感能够长期持存的源泉。

3. 寻求意义

在适应和习惯「长期反馈」的过程中,势必会遇到一个问题:我如何才能克服过程中的挫败和无聊,让自己坚持到「反馈」?

一个有效的做法就是:为自己的行为附加一个意义,让它成为你的内驱力。

这种意义的本质,是创造和联系:通过创造某些东西,使你跟你关注的人,你的伴侣、家人、朋友,跟更大范围的群体,跟这个世界,产生更紧密的联系,使他们过得更好。

它会反馈于你的行为之中,为你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人永远无法脱离联系而存在,试着去主动掌控这种联系,并让它成为你的力量。

4. 探索多样性

如何才能在获取奖赏和快乐的同时,尽量不提高阈值和期望?除了拉长反馈路径之外,另一个方法是,寻找多样化的刺激。

如果你的生活经常是日复一日的重复,不妨试着给它一些新鲜感,尝试去做一些没有接触过的事情。

无论是走出舒适圈,去结识不同领域的人;还是探索新的活动、新的可能性;抑或在生活中作出一些小小的微调,让每一天产生「不一样」—— 这些,都可以是幸福感的来源。

把视野放得更宽一些,你所感受到的世界,也会更宽广。

5. 保持自主性

我在以前的文章讲过:自我效能理论认为,人有一个最基本的需求,就是自主性(Autonomy)的需求。

亦即,我所作出的一切选择,是发自我内心的,还是受到外界推动和操纵的?

只有坚持自主性,你一切决策和行为,对你来说才是有价值的。

从奖赏回路的角度看,自主性体现在哪里呢?在于对行为的控制感。这也是奖赏回路的基础:「我」的一切行为,必须是可控制的,并且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这种控制感。

所以,不妨在生活中多审问自己:

  • 我想要什么?
  • 为了实现它,我可以去做些什么?
  • 为此,我愿意舍弃些什么?

比如:婚姻能否带来幸福感?很大程度上在于:你是真的想结婚,还是出于家庭压力、舆论压力、圈层规范、生活压力而去结婚?

把生活握在自己手中,你才能真正握住幸福。

【按:宫崎骏的《千与千寻》想来各位小伙伴可能都看过,前不久的时候还在影院上映了;《千与千寻》里的那些细小的温暖打动了不少的人,你又是怎样解读它的呢?让我们一起走进这篇影评,看看别人视角下的《千与千寻》吧~】

/ Autumn 写在前面 /

这是一篇2006年的影评,首发于“豆瓣”,经授权转载。

作者邝言,是哲学老师。是的,《那些离婚教我的事》里那位哲学老师。

这篇文字我早年肯定读过,又浑然忘却,闲逛豆瓣时再次相逢,才觉得字字都懂。

有的人早熟,他写这篇时也就不到30岁。我走了很远的路,自以为大有长进,结果一看,十几年前就有人优美明白地讲出来给我听过。

那也没办法吧。不走过,不能懂,无论别人讲得多么好。

081401.webp

 

【按:恰当的夸,可以瞬间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但是有时话到了嘴边,心中“千回万转”,夸人的话又默默地咽了下去。为什么夸不出口?怎样夸才得体?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文章吧~】

 李秦

文章来源:有意思教练

前两天跟老板讨论工作的时候,老板得空就对着桌上的小镜子看两眼。我有点纳闷儿,说话的时候就多看了两眼她的脸。挺正常的啊,一如既往的健康黑,没有青春痘,没有油笔道儿,牙上也没有韭菜叶儿……唯一不太正常的是,她一直对我眨眼睛。我好像突然明白了点什么,特别关心地开口:“您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

然后气氛瞬间尴尬了,安静了五秒钟之后,老板都快哭出来了:“我昨天去种了个睫毛,多明显啊,这么美,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我:……

 

你看,谁都想要被夸。要说夸人能带来的好处,无数前辈已经说了很多条了,比如会对对方产生正强化,获得别人同样真诚的反馈,双方身心愉悦,促进良好的人际关系,社会和谐,世界和平……扯远了!

谁都知道夸人很重要,那为什么就是有人夸不出口,夸不到点儿上呢?

080801.webp
 

作者简介:韩丹,Dana,9岁男孩的妈妈,世界500强外企10余年工作经历。虽是理工女出身,却有一颗艺术心,喜欢深度思考,乐于通过演讲和写作表达自我,在演讲方面有丰富的经验,Toastmaster国际演讲会7年会员,现任小区总监。

文章转自个人公众号“Dana说”,微信号Dana_insights,原创文章专注于个人成长的感悟和分享,话题涉及职业发展、亲子关系。

写这一篇的契机,来自于玛丽莲博士关于“恐惧”的微课。

提到恐惧,你会想起什么?

最初接触到这个话题,是在两年前上过的一次康妮老师讲授的网课上。当时我正在参与一个叫从“知道到做到”的小组,其中一次讨论的话题,就是“你有什么恐惧”。

起初我不以为然,恐惧?我没有恐惧啊,有什么好怕的?怕蛇?怕鬼?这个话题有什么好聊的。

之所以会参与这个小组,是源于一直以来的职业困惑。想了很多,可总是寸步难行,这个方向前途太不明朗,那个方向好像不是太喜欢,这个事情好像不适合我,那个好像又能力不足,无论想起什么,我总立刻能想出一堆风险和负面因素,瞬间熄灭我的火花,那种感觉太糟糕了。

所以在课上,当老师让我分享自己的恐惧的时候,我说“我没有什么恐惧,可是我有困难”,然后我把自己的各种困扰纠结又说了一遍。老师问我,“纠结了这么多,就是没有行动,你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什么吗?” 我整个人都懵了。

后来,我听到其他小伙伴的回答,“害怕跟别人起冲突”,“害怕跟特别强势的人打交道”,“怕自己做的不够好”,等等等等,我忽然发现,其实这些恐惧我也有啊,我甚至没有意识到原来这些就是恐惧。

【按:你是否也会有这样的刻板印象——影响力是那些大人物们的专属,是遥不可及的、是“普通人”不需要的;那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全新的视角,带你走进“影响力”的世界~】

作者:高琳,“有意思教练”平台 CEO,曾任摩托罗拉亚太区高管,著有畅销书《职得》。

文章来源:有意思教练(ID:MessageCoach)。

N 多年前,那时候我还在摩托罗拉做亚太区 IT 总监,后来公司组织架构调整,把几个区域合并了,结果我就被提拔成了这个合并区域的 IT 总监,被合并的区域里包括了中东和欧洲。

欧洲原来的那个头儿,是一位比我年长的英国大姐,我跟她做同事的时候都没觉得我俩走得有多近,这突然一夜之间变成她老板了,她还不活活把我给撕了?要知道骨子里傲娇的英国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我寻思着怎么也得给她打个电话吧?从下午 3 点到 5 点,我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眼看都要下班了,说什么也得把这个电话打了!电话通了,果不其然,那头的声音冷冷的,感觉一阵寒气顺着电话线传过来,冷的直掉冰渣儿。

 

“What do you want?”(你想要什么?)英国姐姐操着标准的伦敦音问道。

我想要什么?我什么也不想要啊!我就想要你好好配合我工作!又不是我心机婊非要老板提拔我的,你有气跟我撒什么呀?我招谁惹谁了啊?

带着满满的挫败感,我去请教我老板的老板,公司的 CIO。她一直非常赏识我,所以我就大胆的交了实底:“我不大有把握可以做好这个位置啊。”

 

她听了我的问题以后,不紧不慢地跟我说:“Lin,当你越往上做,你的角色就越来越从干活的人(worker)变成了交易员(trader)。每次你想要什么,就需要看看你兜里有什么,人家兜里又有什么?你能拿你兜里的什么和人家兜里的东西交换?”

最后她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腿说:“祝贺你,你需要的不再仅仅是能力,而是影响力!”

080402.webp

【按:“健忘”似乎已经不再是老年人的特权,“忘事”发生的频率似乎越来越高了,记忆力越来越差让我们感到焦虑。我们对“记忆力”是否有些认知上的误解呢?让我们一起看看今天的文章吧~】

作者:L先生

文章来源:L先生说

这篇文章有 5500 字

如果感觉页面太长

那是因为留言太多

这个时代,记忆力不好,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都市现代病。

比如:

  • 别人吩咐你做个事情,满口答应,回过头就忘得一干二净;
  • 看到某个概念、知识点,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却总是想不起来;
  • 手头一大堆琐事,总是想着抽空去做,有空了却又常常抛诸脑后;
  • 刚刚还在心里嘀咕着,走了几步,突然就忘了自己想做什么、想说什么;

……

每天不感叹几句「我又忘了」「我怎么又忘了」,仿佛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现代人。

很多人会喟叹「是不是自己老了」「大脑不灵光了」,但其实,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

我们的大脑,天生就并不是为了这个信息时代而设计的。它在演化的初始,绝对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所接收到的信息、需要处理的信息,会成千上万倍地增长。

080202

电脑可以简单地换硬盘、加内存,但大脑不行。它只能在原初形态的基础上,不断地加以优化和塑造。

所以,并不是你老了,也不是你的记忆力不行了,而是这个时代发展的速度,远远远远超出了大脑能够适应的极限。

因此,当我们讨论「记忆」时,更有意义的,其实不是指大脑内部的记忆,而是将大脑和周围的一切 —— 电子文档,碎片信息,人脉网络,互联网,等等 —— 所连接起来的、更大规模的「群体记忆系统」。

忘记了一个概念,可以去查;忘记了一段信息,可以去搜索;忘记了一件事情,可以去问人;忘记了一个文件,可以去找出来……

我们无需记住所有信息,因为绝大多数的信息,都能够通过周围的人、事、物,去获取和触及。

而大脑在这个「群体记忆系统」之中,扮演的是一个司令官的角色 —— 用来下达指令,汇总信息,分析对比,作出决策,整理输出……将这些无意义的信息,用有意义的方式「组合」起来。

简而言之:如果把这个「群体记忆系统」看作一个庞大无比的网站,那么大脑就是这个网站的导航。通过导航,我们就可以顺着曲折迂回的线路,不断延伸、跳转,抵达无穷无尽的角落。

我常常说「大脑是用来思考的,不要拿来记忆」,指的就是这一点。

2011 年,哥伦比亚大学的 Betsy Sparrow 等人在 Science 上发表了一项重量级的研究。他们通过一系列实验,发现:当人们意识到「信息将被储存在电脑里」时,他们对信息本身的记忆程度就降低了。

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对于「到哪里去找到这段信息」的记忆,得到了显著的加强。

也就是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的记忆模式,将越来越多地从「What」,转移到「Where」。

因此,这个结论被命名为「谷歌效应」(Google Effect)。指的就是「搜索」对记忆的影响和替代作用。

080203

这项研究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许多人把它拿来作为「互联网毒害我们的大脑」的证明 ——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其实是什么呢?是大脑对自己的一种更新。

为了适应这个信息时代,大脑需要改造和优化自己。但众所周知,要求大脑改变其生物形态是不现实的。因此,它尝试着跟互联网和「外部世界」结合,走上一条全新的发展分支。

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如同前文所说,大脑作为中枢司令官,指挥这个「群体记忆系统」高效运作。只要它能够持续、稳定、有效地运转,就没有任何问题。

但值得我们警惕的是什么呢?这个记忆系统的中枢司令官,瘫痪了。

前文所说的一切,前提是「能够有效运作」,也就是什么呢?我们必须能够记住「我想要找什么,在哪找,怎么找」,然后才能去执行。

这些需要记住的东西,就称为记忆的「线索」。

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我们连这些「线索」,都记不住了。

我们记不住自己要找什么,要做什么,去哪里找,怎么找……自然就没有办法,良好地指挥和运用这套记忆系统。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最大的症结其实不在于记忆力,而在于注意力。

我们回顾一下记忆的模型。当你需要记住一样事物时,大脑需要经历哪些过程呢?

定向注意 → 加工处理(短时记忆) → 编码储存(长时记忆) → 复述调用(避免遗忘)。

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步,其实都需要注意力的高度参与。

  • 定向注意:需要把注意力集中在想记忆的事物上,让注意力聚焦,不被外在信号干扰。
  • 加工处理:需要把信息在短时记忆中保持一段时间,让它们能够进行整合。
  • 编码储存:需要在一段时间里进行深度加工和复述,将信息「嵌入」神经网络中。
  • 复述调用:需要根据外部的情境,给记忆一个「回想」的操作,把之前写入的信息再提取出来。

只有经过完整的四个步骤,一段信息才能牢固地被我们记住。

但在这个时代,要集中注意力去完成这个过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我们受到的干扰,实在太多了。

据美国 Basex 公司的测算:一名普通职员每天在工作中,平均会被打断 70 次。这至少会造成 2.1 小时被浪费在「切换」的过程中。

这些打断,可能来自上级,来自同事,来自客户,来自QQ、微信、邮件、新消息……我们的时间被无休止地切割、细化,被精确到以「秒」为单位。我们被迫在多个不同的事务之间来回切换,让我们的注意力「疲于奔命」。

久而久之,我们就会习惯「切换」,难以再把注意力投注在某样事物之上。

这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我们很难主动调用记忆系统去「记住」事物,只能任由它被动地接收信息,产生作用。

进一步,这些不断产生的打断和干扰,又会填满我们的认知资源,让大脑超负荷运转 —— 从而,让我们产生疲惫感,进一步降低和弱化记忆的动力。

想一想:你是不是每天什么都没做,却总觉得疲劳不堪?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缺少一些不被打扰、能够专注的时间 —— 亦即我所说的「黄金时间」。

这或许就是让你变得「健忘」的罪魁祸首。

另一个原因,是外界的信息,实在太多了。

在这个信息时代,有一门专门的技术领域,就是教你如何抓住别人的注意力。

不得不说,我们日常所见的媒体自媒体,对这一招实在是炉火纯青。

大脑喜欢不同,于是,他们就制作出各种各样的噱头,追求「独家」「爆点」,以「奇」来吸引你的眼球。

大脑喜欢情绪,于是,他们就用民族主义、二元对立、情绪宣泄、站队对骂等手段,来激发和煽动你的情绪。

大脑喜欢故事,于是,到处充斥着「故事课程」「故事思维」「如何讲好一个故事」「用故事影响别人」;

大脑喜欢窥私,于是,大量的花边消息、小道消息甚嚣尘上,哪怕只是捕风捉影、毫无根据,也能被人煞有介事地调配出一道大餐;

大脑喜欢囤积,于是,各种碎片知识、「豆知识」蜂拥而至,用好听的名字来包装自己,简化掉背后一切支撑和逻辑,只为灌输给你「知道」的满足感。

……

在这些精心设计的外部「喂养」下,我们的大脑很容易产生一种现象 —— 我称之为「知道的幻觉」。

什么意思呢?一段信息,只是进入你的短时记忆,还未被写入长时记忆,但在大脑看来,它已经被「记住」了 —— 于是,我们开始对它失去兴趣,注意力转移到新的信息上面。

为什么会这样呢?也有两方面原因。

1)绝大多数信息会通过精心设计的刺激,来不断争夺你的注意力,让你时时刻刻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中,注意力不断「被迫」在各个信息之间游走。

为了接收这些大量的新鲜刺激,大脑必须尽可能缩短在每一个信息上所耗费的时间。因此,它会欺骗自己「记住了」,把「熟悉」当成内化,来尽量节省时间和认知成本。

2)大多数信息为了降低你的接收成本,都变得越来越「舒服」。尽量让你不动脑,「不需要思考」。信息被打包做成一个个罐头产品,喂到你嘴边,打入你的血液里。

这就导致了,大脑在理解和认知时不需要耗费脑力,也不会遇到任何障碍 —— 这也会给大脑一种「我懂了」的幻觉。

久而久之,我们的注意力就会变得涣散,如同长时间不锻炼的肌肉一样,难以集中和聚焦。

这也就导致另一个后果:对于稍微复杂一点的信息,我们就会开始「排斥」。

不妨问问自己:你已经有多久,没好好看过、思考过一些复杂的信息了?

你每天接收的信息,是否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缺少了大量逻辑和信息量的闲聊,故事,八卦,短句,图片,标题?

长此以往,你能记住的,也就是这些不成体系的碎片而已。

所以,我采取的整套记忆策略,就是外化和内化并存。

我有一个习惯: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想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都立刻记下来。要做的事情,记到待办清单里;除此之外的一切聊天记录、读书笔记、灵感想法,全部记到电子笔记里。

然后,再定期安排时间,去整理、优化它们,让这些笔记「流动」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最核心的做法是什么?

一元化。

许多人的群体记忆系统之所以失灵,就在于他们没有好好地优化它的结构 —— 信息被随手放在「方便省力」的地方,没有规则,也不整理,一团乱。

这就导致了:一方面,由于谷歌效应的存在,信息被从大脑中转移出去;但另一方面,它又没有妥善地安置,导致「失去了」跟我们大脑的链接,变成一个个孤立的碎片。

如何改善呢?最关键的一步,在于给自己设定一套规则:

无论什么信息,我都放在一个地方,用一套规则梳理清楚;需要的时候,我再从这个入口进去,查找、调用,即可。

不要小看「一元化」的作用:如果你有5个入口,那么,1条信息就是5种可能性,2条信息就是5×5=25种可能性 —— 它的复杂度是呈指数增长的。

这相当于在变相增加大脑的负担。

像我在笔记里,就做了一页工作台,上面记录了所有项目的索引。对于任何信息,第一步收集,第二步整理,挂钩到项目索引里面。

这样,无论什么信息,我只需打开这一页工作台,就能很轻易地找到。

你可以使用任何工具,只要顺手,能够建立一整套「一元化」信息储存的规则,就可以。

这是外化,而内化的部分呢,我会通过这几种做法,来锻炼自己的注意力和记忆力,以记住更多的「线索」。

1. 提高信噪比

信噪比是一个信息学术语,指的是信号除以噪音。信噪比越高,意味着无关的噪音越少,那么,我们记住、回忆起重要信息的能力,也就越强。

如何提高信噪比?最关键就是「减少噪音」。

如前文所述,大多数信息其实都是噪音,无甚价值,唯一的结果就是污染你的记忆系统。所以,尽量屏蔽掉它们。

你要做的,是建立一个阀门,一套有效的「信息筛」:

  • 不可靠信源,不看;
  • 过于碎片化,不看。
  • 不感兴趣的主题,不看;
  • 价值不高的内容,不看;

不要小看这些噪音。大脑有一个特点,会把相似的事物放到一起,归总记忆。所以,如果这些「噪音」跟「信号」的主题相似,就会严重干扰大脑对真正有价值信息的记忆。

长此以往,你就会容易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哪些可以相信,哪些需要打问号。

2. 锻炼短时记忆

短时记忆在整个记忆系统中,扮演的是「桌子」的作用 —— 一切信息,你都需要先摆在桌子上,进行初步加工,随后才能分门别类地存进「仓库」里。

所以,简单粗暴地讲:桌子的大小,就决定了你能够加工的信息上限。

尽管我们的短时记忆被限定在 4 个单位,但大脑给我们留出了一个机会:它并没有限制每一个「单位」的大小。

也就是说,我们要训练的,是把碎片化的事物,重组、整合成一整个「组块」的能力。

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强迫自己去计算和记忆一些长的、复杂的信息,比如:

  • 试着去背诵和记忆手机号、车牌号、门店名等;
  • 观察眼前的画面,闭上眼睛,在脑子里勾勒和回忆出来;
  • 时刻做一些心算,比如推算一家门店的客流量、月收入等;

这可以强化自己的「组块」能力,让记忆不再成为一种负担。

3. 回想和输出

记住一篇文章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是读完之后,回想它的主要内容,把它用自己的话写出来,写完再去查阅和确认。

同样,记住一些关键线索,最重要的,就是多去回忆它、调用它 —— 这样,大脑才会认为「它是重要的」。

平时可以多做做这些练习,从长时记忆里调用储存的信息,来增强自己的回忆能力。比如:

  • 每天记录一次日志:今天做了什么,学到了什么,想了些什么?
  • 试着回忆最近看到的东西。比如,最近看了《我们与恶的距离》,它里面的每个人物叫什么?
  • 把遇到的新情境、新事物,跟已知的知识联系起来,问自己:它会让我联想到什么?

试着让它成为你的日常习惯,在走路的时候,等待的时候,无聊的时候,都可以做一下。一方面可以消磨时间,另一方面,可以帮助大脑不断去反刍信息,提高记忆力。

4. 保持良好的睡眠

这一点可能很容易被人忽略。

实际上,心理学早已发现:睡眠一个极其重要的功能,就是「修剪」我们的记忆:把不重要的神经元连接清除掉,从而强化、凸显那些更重要的信息。

所以,我们常常有这样的体验:睡一个好觉之后,神清气爽,昨天遇到的难题也迎刃而解了 —— 这其实,就是因为大脑清除掉了冗余的神经元连接,让我们看到了问题的全貌。

你要做的是,保持每天至少 6 小时的睡眠,并且要做到规律和稳定,在固定的时间点入睡和起床。另外,尽量改善环境,包括舒适度、光线、声音等,避免被打扰。

如果无法保持良好睡眠,可以午睡补觉。研究发现,哪怕 5 分钟的小睡,也能起到一定「修剪神经元通路」的作用。但最好还是养成良好的作息。

 

希望这篇文章,能帮你打破迷思,建立对记忆系统的认知:

1)记忆系统可以分为外部和内部,两者是紧密连接的 —— 内部记忆通过「线索」跟外部系统相结合。

2)我们并不需要「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我们需要的,是一套有效的外化系统,并良好地驯化它、运作它。

3)我们对「线索」的健忘,本质上是注意力的涣散。所以,提高内部记忆力,本质就是保护注意力

 

 

【按:相信每个小伙伴的童年都少不了哪吒的身影,这个暑假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可以说是从全新视角诠释了这个这个神话故事。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文内配图皆来自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作者:李松蔚,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家庭咨询师,知乎心理学领域优秀回答者。Momself 社群联合创始人。本文来自:李松蔚(ID:therapistlsw)。

文章来源:奴隶社会

1

《哪吒》是这个暑期档的最大惊喜。

以下不涉及剧透(也没有什么可剧透的)。

哪吒的故事,在中国神话体系里的地位很特殊,有点像希腊神话里的俄狄浦斯。它探讨的是子女父母之间的那些主流话语所不曾关注的情感。这个从出生就被父母看成怪物的孩子,代表了千千万万“特殊儿童”的成长境遇。

哪吒的童年,是被孤立和误解的童年。

 

他的悲剧未出生就决定了。甚至还只是一块胚胎,就在毫无选择的前提下,被迫在体内封印了九尾……不对,魔丸的力量。那就是他与生俱来的原罪。哪怕这个孩子不曾伤害任何人,但在别人眼里,不正常,就已经是错了。

同时,正如“特殊儿童”典型的困境,哪吒是无法从这些孤立和误解中摆脱出来的。所有不屈不挠的抗争,只能更坐实自己“怪胎”的标签。

父母抱着你:孩子,正常一点吧!

他们是含着眼泪说这种话的。你也理解他们是发自真心,那是他们爱你的方式。他们对一个特殊的孩子,最饱含关爱的祝福就是“正常一点”。

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再做你自己了。

我在十几年前看过一个新闻,说中国某地有一家自闭症儿童的干预机构,发明了一种“拥抱疗法”。因为很多自闭症儿童是恐惧跟人有肢体接触的,这被看成是他们的一个“症状”。所以,富有爱心的老师们就创造了这种方法,把孩子紧紧抱进怀里,任凭他们尖叫,哭喊,挣扎。他们的理论是:等暴露足够长的时间,孩子就适应了,就知道肢体接触并不可怕。他们就“正常”了。

当时极度震惊:我靠,不想跟人有肢体接触而已!很过分吗?惹到谁了吗?怎么就连这么一个特点都容不得呢?但是真的,就是容不得。因为正常人不是这样,你跟正常人不一样,就要接受改造。哪怕它不会伤害任何人。

岂止是特殊儿童如此呢?就算是自诩为“正常人”的我们,又能分清自己有多少表现,只是在别人面前习惯了扮演“正常”的样子?喜欢一个人呆在角落里玩的小孩,多少次被父母拎到人群当中:你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呢?好吧,那就扮演成讨喜的模样,假装自己生来就是如此。毕竟爸妈是为我好。

家庭是社会化的第一步。通过父母之爱的催化,我们会变成我们认为别人期待的样子。

传统的哪吒故事,提供了另一种不失为惨烈的解决方案: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唯有此心,耿耿相随。这在传统中国几乎是石破天惊的:你们生养我有恩,我把恩义还给你们,让我们两不相欠。然后,我继续做我自己。

073002.webp
2

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不正常。

在传统的语境里,想以一种正常的心态讨论“不正常”这个概念,几乎不可能。“不正常”被多数人自动等同于“有问题”,然后等同于“有害”。

请你设想一下:假设你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你对这个人还一无所知的时候,有人悄悄提醒你,这个人有点“不正常”。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你很可能想的是,要当心一点。

我们带着警觉、挑剔的目光跟一个“不正常”的人相处(如果不是立刻就想远离他的话)。可能是有抑郁症的同事,可能是孩子班上那个据说有癫痫的同学,也可能是跟你同坐一个航班的,曾经有过精神诊断的旅伴。我们不自觉地把他们看成某种不安定的,会给公共秩序带来破坏性的因素。

但我们很少去想,一定如此吗?

所谓的“不正常”,字面意思只是跟多数人不一样 — 或者说,跟某种社会化的标准不一样 — 是如何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有害”?按照社会建构理论,它是通过大众语言体系建构而成的事实。

我在过去的文章里提到了这种污名化的过程。在哪吒的故事中,这个过程以更加浓缩和戏剧化的方式展现出来:当哪吒试图跟其他人交往的时候,除了一个单纯的(暂时没有受到大众观念污染的)小女孩,别人都把他看成一个妖怪,防范他、排挤他、甚至攻击他。被孤立的哪吒不得不展开报复,威胁到社会安全 — 从而证明了他是妖怪的“事实”。

073003.webp
从一开始就被大众预设为是一个「问题」的哪吒,最终成功地变成了一个问题。

说到不正常的人,我相信每个人都能举出一堆证据,证明这样的人有多么可怕,喜怒莫测,不可理喻,甚至会伤害别人。这些证据是真实的,就像哪吒身边的人也可以举出铁证如山:“哪吒这人伤天害理,罄竹难书……”

但在故事的一开头,他不是一个害人的怪物,只是生来跟别人不一样而已。

3

在这一版《哪吒》的故事中,父母的形象被柔化了。跟传统的封建卫道士不同,李靖夫妇对这个孩子是没有什么拒斥的。他们近乎于无条件地爱孩子,疼惜他,保护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心态更接近受过现代教育的父母。

这是这一代哪吒的幸运。

也让这一代父母承担着巨大的负担。

为了尽可能妥善地养育这个孩子,他们身心俱疲。父亲常年奔波在外,上天庭求医问药。母亲也忙于工作,为儿子积累功德(像不像现在这些家长拼命赚钱,给孩子请护工,找特教?)。儿子前脚闯祸,他们后脚补偿。为了减少他跟外界的冲突,还雇了专人 24 小时隔离看护……估计花销不菲。

不能要求他们再做更多了。

从戏剧角度来看,这个设定弱化了亲子的冲突,但现实批判的力度反而更强了。因为父母已经做到无可挑剔的情况下,哪吒的童年还是很痛苦,明明可以避免的悲剧还在不断发生。这就让我们不得不追问: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显然,李靖夫妇对孩子几乎做到极致的养育和保护,仍然没有解决这个孩子真正的需求。

哪吒想出门,想和“正常人”接触。父母清楚他的这份渴望,却不敢任由其发展。假如他们找到更妥善的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达成相互的理解,事情就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把孩子隔离起来(虽然出于善意),让误解持续加深。孩子心里有更多的怨怼,外界也更加证实了他们的猜疑。

也许孩子需要的是,父母当着他的面,向所有人介绍:“我们的孩子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他不会伤害你们,他只是很想跟你们一起玩而已。”

也许孩子需要的是,父母带着他跟小朋友一起玩耍,帮助他们理解彼此的差异:“哪吒的力气比你们大,跟他踢毽子的时候需要穿上护具……”

也许孩子需要的是,父母给他一个完整的解释:“小朋友不跟你玩,是因为他们对你不够了解。他们习惯于把自己不了解的人想象得很危险。这不是你的错。我们接下来只要向他们证明,你和他们可以好好相处,他们的观念就会改变。”

073004.webp
养育这样的孩子,是极为不易的。

我现在还记得,当哪吒头一次发现自己被叫做“妖怪”时,有多么震惊和愤怒。很遗憾他不是首先从父母那里听到这个词,没有人向他充分解释,他也无法正确理解别人的误解。— 更遗憾的是,我知道父母是为了保护他。

往深一层说,父母对这个孩子的保护,是把他和外界隔开,零互动,零交流。因为父母在内心深处,也相信这样一个假设:孩子是有“问题”的,我们再怎么接受他,还是不能见光,只能把他关起来。父母替孩子感到潜在的羞耻:一旦让他跟外界发生交流,他会伤害别人,或者别人会伤害他。

这孩子是个问题。尽管不顾一切地爱着他,父母仍然是这种观念的受害者。

不怪他们,只是为他们感到遗憾。

4

写得越来越沉重了。

好了。我们最后想说的是,哪吒的结局是明亮的。毕竟大家看这个故事的时候,看到的是神通广大的哪吒啊。他不是问题儿童,也不是妖怪,而是脚踏风火轮,手持火尖枪的神仙!哪个小朋友不希望有哪吒那样的神通呢?

(此处应有「是他,是他」的歌声~)

所以,这个故事是给所有“不一样的孩子”的一份礼物。它说的是:孩子,别怕你身上那些“问题”。长大以后看,它说不定是你珍贵的天赋。

只是现在包裹了一层“问题”的包装。

这样的故事很多。孤僻的孩子,心里可能埋藏了重要的宝藏。此处的异类,或许正是别处渴求不得的人才。一只白天鹅在鸭子群里,也会因自己丑陋而自卑。难得的天赋放在不合适的位置上,别人也只会当它是某种累赘麻烦。

别急,只要等一个让它绽放的位置。

073005.webp
你可以说这是童话里的想法,太天真。可是成熟世故的眼光又塑造出了怎样的世界呢:异类、怪胎、改造、隐藏、隔离……与其在这样僵化的循环里打转,倒不如怀抱一点天真的信念,相信每个人都会找到合适的位置,与世界好好相处。做自己,不必假装别人,同时正好被这个世界需要。

祝每个不一样的孩子,都有绽放之时。

【按:在二胎家庭,两个孩子之间会相互扶持,也存在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也就是父母感到十分头疼的孩子之间的“争宠”问题。如何让大宝和二宝更好地相处?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文章吧~】

作者:郝景芳

文章来源:童行学院

上周给姐弟俩一同过了生日,姐姐5岁,弟弟1岁,两个人的生日只差几天。很早就想写一写二宝话题,一直没有动笔,直到二宝到来一周年,才突然找到言说的角度。

很多人问我:有了二宝感觉怎样,大宝和二宝相处还好吗?

我每次都回答:到目前还好。

确实是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好,姐姐晴晴很喜欢弟弟点点,总是放学回家就大声跑过来,大喊着“小点点”,然后就抱着弟弟又搂又亲。晴晴偶尔去姥姥家住,晚上视频通话,最想看的也是小点点。在家里玩的时候,也经常说,“小点点怎么这么可爱呀”。

因为姐姐对弟弟的友好,我们省去了很多烦恼。不需要把两个孩子隔离开,也没有面对姐姐的心理退行,不需要调停两个人的矛盾,有时候还能让姐弟俩自己玩,我们可以忙一些别的事情。一年中我和先生带姐弟俩已经出门旅游五次,都很愉快。

这是如何做到的?有没有什么困难呢?

当然有过问题,也有困难。我今天就来简单回顾这个过程,有经验,也有问题和领悟。任何人不可能一帆风顺,都有经历困扰,我今天分享前几个月的顺利和最后两个月的困扰,希望我的分享能够对你有点作用。

072901.webp
01

如何迎接二宝的到来

我为什么决定要二宝呢?

完全是计划之外,本不想要,自然到来。既来之,则安之。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那么“按计划”,生小孩的事情更是如此,想要的时候没有,不想的时候到来。

在怀二宝之前,我和很多人的心态一样:担心老大心理抵触、担心两个孩子未来打架、担心占用自己太多个人精力、担心家里没人能照顾、担心房子和其他开销过大……因此根本没打算要二宝。刚怀孕的时候自己并不知道,常去健身房,每次跑上五公里。再加上当时忙,出差、熬夜、演讲不计其数,生活状态不规律,睡得少,时不时喝酒。

就在这样的层层阻力之下,二宝还是来了。给我一种“这个小可怜,如此紧紧抓住我,抓住生存机会,我怎可负你”的情感冲动,心里接纳了他的到来。

072902.webp
如何让大宝也接受这个事实呢?

当时我一个人在美国带着晴晴,边做研究,边照顾晴晴;我起初也忐忑不安,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她,但有一个晚上非常简单地告诉她:“晴晴,妈妈肚子里有一个小弟弟,你就要当姐姐了。”她当时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要摸摸我的肚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件事就这样简单地过去,也让我预料不到。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还是晚上躺在被窝里讲故事睡觉,早上拖着赖床的小家伙连哄带骗送到幼儿园。

后来想想,有这段相处的时光,对未来全都有好处。也就是说,并非从我怀孕一开始,就受到保护隔离,切断了和女儿的日常联结。如果是那样,孩子很可能会有突然而然的失落,潜意识怪罪到弟弟身上,从一开始产生抵触情绪。整个孕期都是我和女儿单独生活在一起,关系不受打扰,女儿像是我身边的同盟,陪我一起看到弟弟在肚子里孕育的过程。这个过程产生的亲密感对后来的平稳过渡,或许是颇有好处。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的就是“此岸”感和“彼岸”感。如果一件事,能让一个人觉得他和你站在同一岸,共同看着对岸,那么什么分歧都容易解决。反之,则矛盾深重。

没有因怀孕而将大宝推开,让大宝参与到等待的过程,对于迎接二宝的到来,或许颇为重要。

072903.webp
02

给两个孩子分别的专属感

很多父母在二宝出生后,担心两个孩子的冲突与争夺,因此非常强调家中的“公平感”:每一样东西,都给两人一样一份;每一件衣服,都尽量一人一件;吃东西的时候强调平均,玩游戏的时候强调分享,抢妈妈的时候强调规则。

这样的方式可行吗?有的时候可能是可行的。但也有的时候,越是强调公平,两个人都觉得不公平。

原因在于,每个人原本的性情和喜好不一样,想要的东西就不是平均的,越是试图平均,给每个人都一样,可能越是谁都不满意。

我记得在几年前的一本心理学书上(很可惜忘记是哪一本了),看到过一个观点,当时就让我觉得醍醐灌顶。书上说:每个孩子需要的可能不是公平,而是更需要独属于他自己的专属感;每个孩子都需要单独和父母相处的时光。

举个例子,追求“公平感”的家庭,如果买礼物,可能会给两个孩子每人一个泰迪熊,或者每人一个水晶相框。而照顾“专属感”的家庭,可能会单独陪一个孩子买一个四驱车,再单独陪另一个孩子买三根糖葫芦。追求公平感的家庭,会强调相互比较,“一碗水端平”,照顾专属感的家庭,会避免比较,认为事物是不可比较的。

我肯定属于强调独特性和专属感的妈妈,如果两个孩子都得到了心怡的事物,四驱车和糖葫芦又怎么能比较谁更珍贵呢?也许一个孩子只希望父母陪他自己一下午,什么都不要,那么这一下午的空气,和四驱车,又怎么能比较谁更珍贵呢?

得到自己想要的,就是最珍贵的。

人世间,最高级的情人就是段正淳。他不是对每个情人一样好,给每人都买金银翡翠,而是对每个情人都不一样,跟任何一个情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全心投入,让对方觉得自己是最特殊的,和别人都不一样。特殊,才是一个人能获得最大满足感的地方。

072904.webp
弟弟出生之后,给姐姐的陪伴时间肯定会有所减少,这是不可避免的。为了减少姐姐的失落感,我们在几个方向做了一点点努力。

首先是物料的准备。二宝出生之后,因为我要照顾夜奶,所以二宝必须跟我们睡。但是姐姐在之前的几年里一直是跟我睡的,该如何解决分离的问题呢?

为了让姐姐感觉她的分房睡是“升级”而不是“降级”,我们给姐姐重新装饰了专属的房间。我们给她一个独立的大房间,贴了漂亮的壁纸,并且配置了她没有预料到的双层床。双层床是原木质地,一侧有一个滑梯。

弟弟出生那几天,刚好快到晴晴的五岁生日,因此给她买了最喜欢的彩虹独角兽主题的墙贴和气球。晴晴第一天看到自己的新卧室的时候,眼睛都惊到地上了,吵着闹着要睡自己的双层床,完全没感觉到离开父母的恐慌。

与此同时,弟弟继承了姐姐旧的小床,和我们的大床放在同一个房间。姐姐在兴奋中,一直很享受自己的新房间,直到大半年之后,才开始频繁要求到妈妈房间睡。

其次是在晚间用比较多的时间专陪姐姐。当两个孩子相差三岁以上,他们在家的时间就已经有蛮多差距。姐姐要去上学,弟弟白天全天在家,和妈妈有很长时间的专属相处时光,当姐姐放学回家,如果能给姐姐一种感觉:父母对自己的陪伴,跟过去基本上是一模一样,那么姐姐也就不太会把弟弟的存在看成是一种剥夺。我尽量让阿姨在晚间多照顾弟弟一些,自己能相对专注地陪姐姐玩耍。

每天晚上,当弟弟睡着,我就来姐姐房间里,陪她睡觉,跟她一边听童行学院的音频,一边聊天,有时候会聊很久。这个时间是完全没有弟弟存在的专属时间,也是晴晴最喜欢的时间,她有时候躺在床上,和我聊一个多小时也聊不完。

“妈妈,你真的有一艘故事飞船吗?”

“有啊。”

“在哪儿啊?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我能坐吗?”

“当然可以啊。”

有时候聊了一个半小时还得再说半小时悄悄话。

第三点,是在二宝出生之后,和晴爸做好侧重的分工。二宝小的时候,很难长时间离开妈妈,因此自然的分工是我陪弟弟多一些,爸爸陪姐姐多一些。每到周末的时候,我家阿姨歇班,就只有我和先生两个人带两个孩子,先生带晴晴去公园或操场玩一整天,我就可以和点点在家休息,中午还能一起睡很长时间。对爸爸而言,有更多和女儿单独出去玩的机会,也让父亲的自我认同感大大加强。

弟弟的专属感如何而来呢?母乳喂养的孩子,天然就有专属感。夜晚也是我带弟弟睡,夜晚陪睡是感情联结的重要方式。

072905.webp
03

不把良善当作理所应当

除了给两个孩子分别的专属感空间,还需要在两个孩子相处的时候做很多调节。

当家里有了二宝,很多长辈都开始要求老大的责任感。有的家庭会要求大宝谦让懂事,有的家庭会要求大宝照顾二宝。但实际上,老大没有这个义务。兄弟姐妹,从道义层面固然要相互支持、不相互伤害,但这只是非常基本的层面,并没有道义上的法则说,年长的孩子必须牺牲自己的利益,或者照顾年幼的孩子。

如果大宝关心二宝,那不是理所应当,而是因为大宝良善。

这一点在生活里蛮重要的。只有意识到这一点,才能看见孩子做出的努力。

晴晴和点点的年龄差距在四岁,这是一个满幸运的年龄差距。姐姐已经到了成熟的年龄,可以对弟弟有一定怜惜,而两个人的差距又不至于大到无法一起玩。

晴晴在点点小的时候,会非常新鲜地看着这样一个会哭会笑的小家伙,像一个活娃娃。当弟弟哭起来,晴晴会想办法让他停下来,例如回自己的房间,把自己的毛绒玩具拿过来,或者给弟弟把床铃的音乐打开,坐在一边说“小点点,别哭了”。虽然很多时候点点的哭是因为饿了困了,晴晴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这个时候对晴晴的赞赏,对她一直保持友好良善还是很有作用。

其实这是一个心理定位的问题,父母心里都会有行为的基准绳,根据孩子行为在这条绳之上之下来决定是表扬还是批评。有的时候,当孩子维护自己的事物,会被父母称为自私。这样的时候多了,孩子也就对关系产生抵触。将准绳降低,不把很多事当作理所当然的义务,反而能看到孩子很多闪烁的善良。兄弟姐妹之间,谦让也好,分享也好,并不是非做不可的义务,如果孩子不愿意,也是正常的。

只有这样,才能珍视孩子那些自发的善意。当善意被看见,被珍视,才更容易延续。

072906.webp
04

孩子有表达情绪的权利

做了这些努力,两个孩子之间就没问题了吗?

也不是的。两个孩子仍然会有一些小摩擦,随着弟弟年龄增长,破坏力加强,对姐姐的干扰能力直线上升,之间的矛盾也会加剧。有时候是弟弟追着姐姐,对姐姐做的事情感兴趣,例如姐姐画画时要去抓姐姐的笔之类。姐姐只好大叫起来:“快把他抱走!”此外,随着点点年龄增加,开始越来越变成有行动力的个体,晴晴感知到点点的竞争性越来越强。

这些时候,让小孩将情绪表达出来是好事,会比累积在潜意识里更有利于释然。没有谁能永远没有负面情绪,也没有谁和谁能永远无矛盾,甚至讨厌一个人都是正常的情绪反应,这些情绪说出来,被接住。

点点八九个月之后,晴晴在点点吃奶的时候,总是跑到我的身边,靠在我身体的一侧。有时候还会干扰点点吃奶。即使晴爸不让她过来,她也总是突破阻拦,凑到我和点点身旁,做一些捣乱的事。

“晴晴,”有一次我问她,“看点点吃奶,你会生他的气吗?”

晴晴摇摇头。但想了想说:“可是我好羡慕他呀。我好羡慕呀。”

“可是你小时候也经历过呀,我也是这样喂你吃奶。在点点出生之前,我们有四年时间都是单独在一起的。你和妈妈的记忆永远比点点多四年。”

“可是,”晴晴接下来这句话让我心里突然有点疼,“从点点出生之后,我就不存在了,我变成空气漂在空中了。”

我听了,把晴晴搂得紧了一点。有时候,一些客观的情况是没办法改变的,但能让主观情绪表达出来,就是对这情绪的容纳和抚慰了。

072907.webp
除了个别时刻,晴晴还是非常喜欢点点。每天早上,听到点点的声音,晴晴立刻就醒。“妈妈!让我跟小点点玩一会儿吧。妈妈!快让小点点到我这儿来!”但是,随着小点点的破坏力越来越强,行为也越来越莽撞,惹晴晴生气的时候也就越来越多。晴晴于是给他起了无数外号:“小屁讨厌”、“臭屁点”、“脏脏点”……

有一天,晴晴问我:“妈妈,为什么我有时候这么喜欢点点,有时候又这么生他的气呀?”

我说:“这是正常的啊,你越是喜欢一个人,越容易生他的气。”

“妈妈,你好幸福啊,”晴晴说,“左搂一个,右搂一个。”

“是啊,我好幸福,我太幸福了。”

05

最近刚刚领悟的事情

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叙述二宝问题,直到最近几周和晴晴的一次对话。

在点点出生后的大半年,晴晴都没有什么情绪上的不愉快,该玩什么玩什么,我去照顾点点的时候,她也能自己玩得开心。但是最近两三个月,两个人打架的次数明显增加,晴晴在玩的时候有时候会使劲拍点点脑袋,也不让点点跟我接近,晚上一定要到我房间睡。

我对晴晴的变化有一些困扰。虽然我也知道,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是很正常的事情。按斯蒂芬.平克的理论,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主要就是共享基因的相互扶持,以及生存资源和父母精力的相互竞争。因为有后一层关系,在世界各国的故事中,兄弟姐妹之间的残杀都是常见的。但我一直觉得,兄弟姐妹之间有更加微妙的一些感触。而且我很想知道,造成晴晴态度微妙转变的来源是什么。

072908.webp
直到有一天,晴晴突然问我:“以后点点会喜欢我吗?”

我愣了一下,说:“他当然喜欢你啦。”

“他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呀,”我说,“你觉得他不喜欢你吗?”

“那为什么他都不跟我玩?”

“如果他不喜欢你,”我问,“那你还喜欢他吗?”

晴晴很傲娇地撅起嘴:“那我也不喜欢他啦!”

那个时候,我突然想明白很多事情。晴晴之所以在点点出生后的前九个月对他特别好,可能很大程度上也跟我们对弟弟的描述有关:“晴晴呀,你看你有个小弟弟了,等他长大了,他肯定特别崇拜姐姐,等他会走了,他就成为你的小跟屁虫,处处学你。”或者“你看点点好喜欢你呀。他看见你就笑了。”

所有的这些描述,从某种程度上也是真的,我们也见过很多二宝跟在大宝后面,崇拜地学习。但从另外的角度,这些描述也不能算是真的。当点点太小,还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只是躺在床上任由我们解读,他也就提不出任何反对意见。

直到最近,当点点行动自如,越来越有自己的小脾气、小主见的时候,晴晴忽然发现,他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喜欢跟她玩,相反,常常是把她推开,不让她抱他。

从成年人的角度,只会看到小点点懵懵懂懂,一脸呆萌,只顾自顾自走来走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晴晴的角度,她会看到他拒绝她。于是她也跟他生气。

072909.webp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基因的生存战争,也没有什么老大应尽之礼,没有那些复杂的次序义务,而只是很简单的个人感知:一个新来的小家伙,他喜不喜欢我,他是敌是友?

“他喜不喜欢我?”当他到来,她想问的其实是这句话。

孩子对其他孩子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对对方态度的感知。这就好比博弈论,在囚徒困境中,每个人做出合作还是出卖的决定,都要取决于他猜测对方会怎么做。

这种情况下,老大的心理感知是最为重要的。二宝还太小,还不具备复杂感知的能力,也无法表达对他人的感受。如果让老大确信,新来的小家伙是喜欢你的,老大也就比较容易将二宝视为“友军”,对二宝好一些。否则,二宝很容易被视为来抢东西的“敌军”,要加强戒备。二宝相对是被动的,等他长大了一些,能有所感知了,老大越是对他好,他也越容易喜欢老大。

想清楚这一点,也就释然了。可能人一辈子就是在这样的感知和疑惑中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个人,他喜欢我吗?那个人,他喜欢我吗?我要对哪个人更好一些呢?猜不透他人的心,这是人际关系永恒的难题,孩子之间也不例外。

在成年人的人际关系中,囚徒困境是时常上演的:如果一个人表现善意,另一个人也表现善意,达到相互循环的最佳效果;但常常因为猜疑或一个人先表示敌意,最终陷入双输。如何跳出囚徒困境呢?需要在一开始,让双方相信对方是善意的。

因此,父母在调节大宝和二宝关系的时候,也许不需要很复杂地安排,只要能想办法让大宝感受到二宝喜欢自己,那么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这需要听见孩子的心,最容易,也最不容易。

072910.webp

【按:流量至上的今天,有时我们会“被沉浸”在信息毒药中,低效地忙碌着;逐渐不知目标到底是什么,看起来忙忙碌碌,回头一看却收获甚少。深度工作这种工作学习方式,正是信息毒药下的一昧“解药”。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文章看看吧~】

作者:Susan Kuang,一个在自我卓越的道路上实践了七年的积极行动派和精要主义者。留美MBA,《斜杠青年》作者。本文来自:SusanKuang(ID:susankuang2014)。

你在生活和工作中有没有类似这样的困惑:

经常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做着做着就想要去看看手机,一有什么新的信息出现,就立马被它吸引;

虽然总想要通过学习和输出的方式进行自我提升,可是一旦遇到稍微有点认知挑战、需要消耗脑力去思考的事情,就很难沉下心去做,总是一拖再拖,就算能“逼”自己开始,也是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

每天看似忙忙碌碌,却没有任何的内在充实感,感觉不到自己的价值感,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进步和成长。

为什么会这样呢?之前有朋友跟我谈起这个困惑的时候,我并不是很理解,因为我自己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问题,最近读完一本叫做《深度工作》的书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些本质上都是缺乏深度工作能力的体现。

深度工作 VS. 浮浅工作

【按:一昧地要求自己不断地达到目的,只会让我们感到疲惫不堪。在我们努力向前奔跑的时候,停下来想一想:我们专注的是成功的感觉,还是专注于事物本身的感觉?让我们走进今天的文章一起看看吧~】

作者:郝景芳,经济研究员,小说作者,儿童通识教育项目童行学院创始人,有一个四岁半的女儿。本文来自:晴妈说(ID:qingmashuo)。

今天这篇文章,是讨论近期经常被人谈起的尖子生问题。

在海淀区,有传说中的八少八素和早培,有一秒刷爆的英国某英语考试网站,在顺义区,有全世界送孩子参加的体育比赛,有每天放学后排满的最优秀家教列表。无论在哪个区,都不缺少“样板孩”,语数外成绩顶尖且业余爱好样样出色的孩子深深震撼着吃瓜父母。

这两个区的家庭,无论是从经济条件、教育资源,还是从孩子的天生遗传因素,都算是全国最好的家庭了。但她们的普遍焦虑情绪也远远高于全国普通家庭。

为什么会如此呢?

原因很简单:孩子的资质很好,父母希望让孩子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这是“资优生”培养的典型心态。

今天这篇文章,我想聊两个话题:

1)资优生该如何培养?

2)资优生的问题在哪里?

 

1

火爆的天才班和英语考试说起

在很多海淀父母心里,不知道“八少八素和早培”是值得笑话的。其中,八少是“八中少年班的简称,15 岁考大学;“八素”是八中素质班的简称,17 岁考大学;“早培”是人大附中早培班的简称。这些专门选拔天才儿童的班级,以超前学习出名。颇为类似于八十年代开始兴盛的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

本来我以为这类“少年上大学”的班不流行了,也以为“提前学”早已不是父母观念,但仔细了解一下才发现,最近这几年这条路还是甚为兴盛,甚至烈火烹油之势超越当年。

据说 2018 年“八少八素”少年班招收 120 人,报名 13000 多人;人大附中早培班报了 14000 多人。英国剑桥英语水平测试 KET 和 PET,开放报名当天就刷爆网站,一秒抢光名额,有的家长报不到北京的名额,就给孩子报外地名额,结果河北、甘肃……名额都没了。据说还有一些公立和国际学校优秀学生,小学就去考成人托福,成绩斐然。

总而言之,疯狂的尖子生考试。

为何有这么狂热的尖子生考试爱好呢?

原因大致有三点:

1)觉得孩子有天赋,不想辜负天赋,想把孩子培养出最顶尖成就;

2)小升初竞争激烈,现在不允许统一招考,于是名校看各种竞赛奖项作为名校点招标准;

3)被周围环境裹挟,就像红桃皇后,你只有同样奔跑,才能保持在原地。

072402.webp
今天我先不说后两点,因为都和大环境相关,有空我再慢慢聊。我今天就想说第一点:认为自己的孩子资质好,想从小按照顶尖人才的方式培养。

我想聊聊,资质好的孩子,要如何成长。

2

从理科实验班的经历讲起

事实上,我自己小升初的时候,走的就是数学竞赛-理科实验班路线。

天津市的小升初,从二十年前就是白热化状态,当时全国很多城市小升初都还是直升,天津市就是统考,市重点、市级区重点、区重点中学层次分明,0.5 分就差出千百个名次。在这种情况下,小学奥数和重点学校点招成为很多学生的重点战场。当时天津市的重点中学也办奥数培训班,在奥数培训学校严格按名次分班。

换句话说,今天很多父母狂热的路,我二十年前都经历过。

当时的结果如何呢?

我从五年级开始进入奥数学校,一直在年级一班,而后通过了另一所著名初中的点招,进入超常实验班。当时天津市只有这一个所谓的超常学生实验班,五年读完初高中,高考和竞赛兼顾。当时有四五千人报名,我考了全市第七名。

可以说,我算是当时奥数选拔赛的“赢家”。

072403.webp
▲ Photo by Crissy Jarvis on Unsplash.

“那你今天会想要推女儿再走这条路吗?”

不,我应该不会推女儿走奥数选拔之路。

“为什么?”

我希望她有更广泛的生活空间。

“学奥数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只是这条路是一条适合真正对数学有极特殊天赋的孩子,那种天赋类似于有运动天赋的孩子去体育学校做体育特长生。很多要强的孩子也可以通过测试,成功考上,但如果没有特别的数学天赋,在这条路上走不远。

“怎么知道自己的孩子有没有特殊天赋呢?”

很简单,热爱就是天赋。有天赋的孩子会展现出对这个领域极强的兴趣。

“兴趣也是成功带来的吧?刚开始没兴趣,也许成功之后就有兴趣了?”

这个事情,怎么说呢……我就是不希望她混淆对“成功”的感觉,和对“事情”的感觉。我希望她能更敏感地体会到,什么是内心深处真正热爱的事情。

我还是继续分享一点我的过往经历吧。

072404.webp
▲ Photo by Ray Hennessy on Unsplash.

3

两年前的演讲,有关“聪明”

两年前,我应哈佛大学驻中国代表处的邀请,给他们的一个青少年营的活动演讲。

这个青少年营是从全国高中甄选出的优秀学生,层层筛选,都是尖子。虽然是读书主题的活动,但入围的难度还是很高。哈佛的活动,毕竟自带光环。北京一场,上海一场。

两场演讲我都用了同一个题目:《愿你一生勇敢,不负聪明》。

我说:“我在这个会堂里讲的东西在其他地方可能都不会讲,因为有些东西说给一般人听比较刺耳,但我相信你们会懂。能坐在这个会堂里的你们,都是很聪明的,在各种考试中也能证明你们聪明。而我要讲的,就是如何对待聪明,走出聪明带给自己的桎梏。”

然后我讲了聪明可能遇到的问题,也讲了我的建议和鼓励。

第二场演讲结束后,会场后排有一个女孩站起来,说:“我觉得你从一开始就说‘聪明’,听着挺刺耳的。”我说:“你说的没错,所以我平时在外面并不会讲。我只是在这样一个场合,针对一小部分人讲的,我想会有人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072405.webp
事实上,两场演讲结束后,都有孩子找到我。

第一场有一个男孩从后面追上我,跟我说:你说的对,我就是那种做什么都很快的,也得过不少竞赛的奖,但我不知道怎么找到自己的动力。

第二场结束后,有好几个孩子跑到后台,一个女孩说:我完全明白你在讲什么,我就是像你描述的那样,从小就是第一名,但很多时候内心会很脆弱。周围的几个孩子也点头。其中一个男孩还提出跟我抱一下,希望得到一些鼓励。

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的努力是值得的。

是的,很多时候聪明孩子面临的是共性问题。聪明,是一种很容易被识别的特征,也是非常容易被周遭环境捧在手心上的特征。但也因为如此,聪明的孩子也很容易走入一些共同的问题圈。

我也曾经在这问题圈里徘徊很久。

4

关注成就,还是关注事情

我算是从小被说“聪明”一直到大的孩子。小学第一个学期期中考试,得了年级第一,老师说那一年试卷偏难,没想到有人能全满分。从此之后在各级都拿过年级第一,高中毕业也还是学校的第一。

而这个过程,对我而言并不是很困难。我没刷过题,小学时候放学先在户外玩到天黑;中学放学去打篮球,从小做学校主持人,也做校园电视台、参与文艺演出、校学生会。学习也不需要父母督促。

总而言之,我没有感受过学习辛苦。

072406.webp
讲这些事情貌似非常装逼,但我必须在这些方面诚实地讲出来,然后才能用同样的诚实,把我经历过的真正的困难讲出来。

我经历的真正困难,在于大学之后,当我真正需要面临人生选择的时候,内心深处对于自我和事物的感知。

我在大学有一段时间陷入“自我怀疑”的困境,我成绩和业余爱好都算不得出色,自己想要为之努力的写作也毫无进展。这种时候,我就不停给自己制定“成就”目标,每年都定新年的成就目标,幻想自己某些方面大放异彩。

可是常常事与愿违,某一年并没能做出我给自己定的杰出目标,下一年也没完成目标,这让我十分焦虑,常常临近年末就用尽办法想赶上进度,例如被退稿的作品发疯似的修改,期望在年内发表出来,完成我对自己设定的目标。而这样就越发不成功,更怀疑自我。

直到过了好几年,我才慢慢发现症结所在:我混淆了对“成功”的感觉和对事物本身的感觉。

举个例子,如果喜欢的是站在第一名的领奖台上,那么游泳时想的更多是成功的步骤;但如果喜欢的是游泳本身,那么游泳时感受的可能是身体和水接触的感觉,人在水下奇妙的变化,调动身体肌肉拨开水面的触感,头脑中想的是更纯粹的身体姿态的细节。

吊诡的是,在人生的很多领域,以前者心态都不如后者心态带来真正的成功。

072407.webp
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是在一堂大提琴私教课上,当时我已经学了两三年,给自己的目标是今年学到能在年底的聚会上拉曲子。但是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打断了我的演奏,直言不讳地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在听你拉的声音?你真的听不出来声音本身的音色好坏吗?那个时候我发现,我确实没有全身心感受声音,我只关心尽快推进练习曲的进度。

这件事本身给我很大的刺激。我开始慢慢感受到,当其他人真正喜欢一件事的时候,在他们做这件事的时候是怎样全心投入的。

跳舞的时候,专注的是肌肉和身体的感觉。写作的时候,专注的是记忆引起的细微情绪。研究数学的时候,专注的是方程两边的意义。我羡慕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专注,能够每天沉浸其中,而不让随时随地的进度审查干扰心流。

不能沉心感受事物,是任何领域无法精进的最大障碍。

5

局部最优 vs. 全局最优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聪明”给自己设下的障碍。

我曾经太过容易地达到各种事的成功,因此习惯于站上山头的感觉。恨不得一脚就迈上山头。我熟悉的就是怎样每年在各种山头打卡,无论是各式各样的考试,还是学校里的学生组织和各种文娱活动中打卡。

072408.webp
可是校园里的小山头,对于人生的高山而言是无关紧要的。人生中的各个行业领域,都是一生攀登而到不了顶端。如果熟悉的只是山头打卡,往往没有耐心一步一步踏实走山路,更无法接受那种“看不见顶端、只是一直在路上”的长期登山过程,那就做不到真的卓越。接受不了寂寞长路,就完全不能攀登任何真正的高山。

原先有一个说法,当人工智能AI寻找策略的时候,很容易把自己卡死在“局部最优”,也就是某个小山头。算法往任何一个方向探索都会发现比现在更差,因此不被接受,就无法下降到谷底,也就不能找到更高的真正“全局最优”。

我曾经的问题,可能也是很多聪明孩子会遇到的问题:习惯于快速站上山头,不习惯于长久在山路上摸索。

072409.webp
对我来说,从小到大各方面的成绩和轻易性,让我误以为成就感就等于兴趣。我想尝试各种事情,其中有很多并不是因为我有沉醉的爱,而是因为我喜欢给自己打勾:你看我又会一项新技能了,你看我这也好,那也好,什么都好。其中绝大多数都像考试,每年都能向人展示。

可是真正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呢?

真正的人生成就,属于极致的沉醉者。在更广阔的世界中,在更长久的人生里,最终是对一件事极致的敏感和热情,才能让一个人摸索出攀登的道路。就好像全世界不存在,只有自己和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那种时刻,内心澎湃如大海。听一个音符,就像音符里包含宇宙;推一个公式,愿意数十年如一日;写一行代码,就像全世界都安静下来。

想要在真实世界里做出一些重要的事情,就需要一个人将自己全然打碎,忘掉所有既往,有一种从山脚开始攀登的赤子之心。然而很多习惯于在小山头上用成绩证明自己的人,不愿走下山谷,被卡死在自己的小山头上,也就很难攀登真正永无止境的高山。能走出这一步,需要的勇气多于才华。

换句话说,有的时候,“聪明”阻碍了真正的“勇敢”。

0724010.webp
6

愿你一生勇敢,不负聪明

回到教育上,对我的小孩,我有什么样的期望呢?

我希望她能真正对内心诚实而敏感,找到自己一生所爱。

我曾看到一些人工作的样子,用高超的科技做CG动态,他们日复一日进行繁复的处理,但是为此兴奋,为了想象的实现而废寝忘食。我也知道真正热爱数学的人是什么样子,那些数字和符号,是他们头脑中闪闪发光的星星。我见过没学过绘画,却成为暴雪第一流美术师。我见过顶着“成功者光环”的人志得意满做电影,最后狼狈收场的,也见过真的热爱电影,从剧务吃盒饭做起,每天看几小时电影自学,最终呈现出划时代作品的人。

换句话说,我见过“头顶有光”和“内心有光”的人,后者比前者的道路远得多,能走向无穷。

我会让女儿尝试各种东西,学数学、学语言、学一点艺术、学一点音乐、学一点体育,也学一点科学,但我不会对短期成就有要求。我只是希望她能在广泛的接触中,对内心敏感,慢慢摸索出内心真正光亮之所在,摸索出自我的样子。

0724011.webp
我不觉得资质好的孩子,一定要超前学习、跳级,甚至不觉得资质好必须进入顶尖学校。事实上,“最顶尖的位置”是很多人向往的位置,但它也只是千万个位置之一。如果资质好变成了“必须抢这个位置”,那其实是降低了自己的自由度。

在我面临毕业选择的时候,我周围很多人的选择是十分局限的。理工科对人生的选择,基本上是在顶级高校或者公司做科研;社科类对人生的选择,局限于一些投资机构、大银行、咨询或世界 500 强,职位选择不外乎几类:咨询、投资、研究、管理实习生。在那个时候,觉得似乎全世界只有这几个职业,其余都是不可考虑甚至不存在的。

后来接触的领域更多了,看的世界更大了,才发现这几个职位只不过是全天下千百条路中间的几个,它们确实挺好,只是远远不意味着全部。我们每每做一些项目,发现很多领域有广阔的市场、全新的血液,但鲜有名校生参与。一些新兴业务蓬勃发展,创意产业一天天变化,到处都是新的项目机会寻找人才,而这些流动的世界,鲜少出现在名校生眼里。

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职业太多了,在创新时代有一些工作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说过。

设计颜值与交互俱佳的新产品、策划体验丰富的浸入体验、为历史人物设计虚拟现实呈现、规划突破传统边界的跨界互动合作、以想象力为核心的内容事业、对精准用户群体有吸引力的圈层事业、新科技与新的社会形态结合、与现实发生交互的电影导演、声音装置艺术家、气味品鉴师、虚拟偶像打造者、游戏设计大师……

0724012.webp
我相信,未来一定只会有更多选择,更多路径。企业形态革新的速度也只会越来越快。只要人生不给自己太多条条框框限制,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条路。

在这样的时候,怕的不是一无所有,怕的是自我设限。越是资质优异的孩子,越是容易被校园成就的优秀困住,站在既往成功的山头上,走不出破釜沉舟的一步,无法从零开始,找不到真心想要攀登的高山。这个世界上的高山太多了,每一座高山都是要穷尽毕生的力气,一小步一小步行进。如果没有热爱,根本无从选择。而如果没有自我发现的敏感,根本无从产生心底的热爱。

发现热爱,需要自由的时间空间。

所以如果问我考各种竞赛和特长班好不好,我会很明确地回答:可以考,但是不要占据孩子自由探索的时间精力,更不要让孩子心中只有短期竞赛,不懂人生的长期旅途。

只有抛却聪明给自己的所有包袱,走到谷底,找到真正能让自己泪流满面的事物,才是支持生命的长久力量。

我只愿你一生勇敢,不负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