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计划,人才招引

上传:   分类目录: 职场攻略

 

    作者: 王玺斌

青鸟计划说白了就是团省委号召青年学子回归家乡建设家乡的一个计划。出发点是好的,一方面帮青年们尤其是毕业生们增加了一条路,也有利于各个地方笼络人才。实际上,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情况。团省委先给各个地市区县安排任务,命令地市区县从各地企事业单位中搜集优质岗位上报到青鸟计划平台上,各地市区县团委为了完成任务,给企业施加压力的不在少数。各地市区县团委上报岗位以后,团省委给各高校团委派任务,让各个高校充分发动学生填报相关的岗位,但是实际上,这些岗位往往并不诱人,给出的条件就那回事。所以几乎没有人填报,就拿我们学院来说,2000多本科生就我一个人报了一个青鸟计划的实习岗,而且我这个还是属于提前通过别的渠道确定,最后为了完成任务也纳入到青鸟计划里面去的。也就是说实际上,真正按照青鸟计划实习就业的几乎没有。于是乎,学校团委开始派任务,让大家随便填写一下,只要填了就可以,不管是不是要去实习或者工作,也不管是否合适。这一填写不要紧,相关数据通过平台反馈给企业,企业人力资源部门打电话核实情况,得知大部分同学的回复是老师让填写的,没有实际的想法,压根没打算去实习或者工作。这样一来,企业对青鸟计划这个平台越发不信任不感冒,大学生对于青鸟计划这个平台也置若罔闻。所以,开展的并不好。另外,其实就业问题应该有专门的专业的部门来做,因为就业毕竟牵扯到劳资关系等一系列协议合同之类的东西,之前人社局管理这块业务,团委再介入其实既没有足够的精力也没有专业的人才力量来做这项工作。有时候,我觉得,有些工作的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作者:王玺斌

承接上一话题“希望小屋”,因为希望小屋大部分都是建立在建档立卡贫困户家中,所以在考察验收希望小屋走访慰问困境儿童的过程中,在走访乡镇村庄的过程中也附带着看到了,听到了一些关于脱贫攻坚的成果。

脱贫攻坚的意义之深远,影响之重大,各种官方媒体都有全面的阐述,我就不再班门弄斧了。只说说我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希望小屋”工程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作者:山大软件学院王玺斌

关于希望小屋的简要介绍在工作内容那一部分已经有过交待,这里不再重复。在这里我主要想抒发一下我的感慨,记录一下我的感想。 首先,从希望小屋这个项目的出发点和内容来看。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非常有实际意义的好项目。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希望小屋通过动员社会力量,广泛募集资金,在全社会的范围内形成一种良好的,积极的,向上的社会风气,形成一种合力。

                 

                         作者:于建成

很遗憾的说,我好像对共青团工作很不熟悉。中学时,我总是在重庆和济南两地,来回奔波着上学(好像那时也不怎么上学),所以什么时间入的团一直记忆不深,几乎也没参加过什么“组织”活动。

1978年上大学了,我们班里都是以三十岁以上的同学为主,大家都在忙功课,学校里只对同学们的学习抓得比较紧,一般不怎么搞集体活动,好像班里连个团支部都没有。唯一一次组织活动,是七十年代末中国足球赢了科威特,学校团组织上大街游行,“振兴中华”的口号就是那时喊出来的。

毕业以后参加工作(我上大学前有工作了三年的经历,再参加工作已经二十六岁了),单位上我的年龄最小,整个单位小于四十岁的人几乎没有,也就更谈不上“团组织”了。

九十年代,我在公司担任总经理时,结识了当时的团省委书记**(现任文化部副部长)。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会聊天,印象最深的是他给我介绍团委工作性质时说的一句话:团组织的中心工作就是“党有号召、团有行动”。

因为在地方团委实习了三个多周,学校学院的团委工作也有一点观察和参与,所以我想说一点浅显的看法。

    团组织有着独特的政治地位,在同等级的各个部门中,团委的排名比较靠前,团委的一把手在同等级领导中排名比较靠前。     团组织领导尤其是正职副职往往是从其他系统调任或者空降的,很少有从团组织内部成长起来的团委干部。团组织干部流动性强,一般在团委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就会调任到其他部门,或是上级部门或是同级别实权部门。     团组织的领导尤其正职副职一般来讲政治前途值得期待,在团委锻炼一段时间后,一般都会提拔,且速度较快。根据已有经验来看,很多大领导都是团派干部。     团组织工作人员越到基层女性偏多,一方面可能是群团工作女性更有亲和力,一方面可能也是薪资待遇不具有吸引力,工作岗位不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团组织工作,广泛联系社会各界青年人,工业农业商业教科文卫体等等。广泛联系各级各类单位组织,思想引领,党建,群团,政协,统战,教育,医疗,招引,民政等等等等。业务繁多,活动繁多。但是呢,团委一般工作人员少。事多事杂人少,所以加班是家常便饭。不过,这样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特点十分锻炼人。一方面,给组织上准备提拔的干部一个认识人的机会,和三教九流各界人士建立联系,为下一步走上更高的位置奠定基础,积累人脉,一方面也是一个熟悉各个系统的业务的机会和平台,团组织参与很多工作,但是参与的工作大部分是去捧场站台,具体的活动和业务有相关的职能部门来负责承担。另外,团委工作能够锻炼人的随机应变能力,组织协调能力,抗压能力,多任务并行处理能力等等。     团组织工作人员一般相对年轻,有进取心,有所期待,对进步有要求有想法,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少。所以,团组织单位的工作氛围和工作风气比较好。很少甚至基本不会出现老油条,较少出现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山头林立等情况。更容易团结和带领。      团组织工作注重社会影响,注重政治影响。群团工作特点,服务群众,要让群众满意,要让上级看到,因此,团组织工作当中,宣传工作十分重要。     团组织穷。团组织,清水衙门,没钱。收入来源不多,上级拨点款,收点团费。然后想开展什么活动,想做出什么成绩,就得拉赞助,就得和有关部门合作。     团组织工作安全,因为清水衙门,没什么油水,所以被腐化的几率低,涉及到利益纷争的可能性小。手里没钱,也不掌握实权,就不容易得罪人,就不容易犯错误,所以,团组织的领导,一般能够平稳安全的上升。     团组织一般工作执行力比较强,因为事情多,拖不得,越拖延越多,所以有活就得快干,效率高。     个别层级的部分部门,部分工作人员缺乏基层工作经历,缺乏社会工作经历,对基层情况不了解,对社会情况不了解。因为自身生活条件,生活水平,社会地位,家庭背景,社会资源,社会阶层较好,对广大工人农民的生活不了解,对困难群众的生活不了解,时常理想化,很多政策,可执行度不高。

 就玺斌同学谈到的信仰问题,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从中可以看出中国人对宗教的态度和操作手法。并以博一乐。

那是一千多年的公元804年,一名日本著名的学问僧来到中国,经过两年学习后返回日本,回国后受到日本嵯峨天皇的热切款待,后来在高野山创建了日本佛教密宗中最主要的派别之一的真言宗,这名日本僧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空海法师。     这名空海法师除了在中国学习佛学和中国文化之外,还对一件事情非常感兴趣,就是很多中国高僧都在圆寂之后,坐化为肉身舍利。空海向中国的佛教界请教其中法门,中国和尚们都秘而不宣,仅仅以潜心苦修就自然而然修成肉身舍利等语言搪塞。

信仰与意识形态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第一个话题讲的主要是宗教问题,附带着还有宗族民俗等。其中宗教就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就是一种信仰。但是宗教和信仰可绝不是一回事。信仰是一种精神活动,是对某种理论,某个组织,某种信念的崇拜、追随。信仰宗教是一种信仰的模式,信仰某种主义也是一种信仰的模式,就像共产主义者信仰共产主义一样。

我时常觉得,人还是应该信仰点什么的,有信仰才能有所敬畏,有信仰才有所依靠,坚定不移的信仰往往能够给人带来强大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往往又能够转换为强大的行动力和执行力。

世界上有宗教信仰的人有很多,欧美国家信奉基督教(包括新教、天主教、东正教),中东北非西亚信奉伊斯兰教,犹太人信奉犹太教,印度人信奉印度教、锡克教等、东南亚很多人信奉佛教;世界上有某种主义的信仰的人也有一些,例如信仰共产主义,例如信仰别的什么主义。

宗教漫谈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12

宗教这个话题,在中国怎么也说不清楚,首先中国人本身都还是无神论者居多,不利于深入挖掘。再就是最近这几年让那些信奉YSL教的少数民族闹的,成了一个敏感话题,在网上谈论“敏感话题”不太合时宜。

我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在这里对这种敏感话题不想做什么理论分析,在宗教这个问题上无论怎么讲也不是我能够把握的了的,只能用“漫谈的形式,各抒己见吧”。

           记得白居易有首诗是《观刈麦》,前两句是这样写的:“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我想借用下:塔家少闲月,十二月人倍忙。

          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组织了“赢在职场”模拟面试大赛,从初赛,复赛,到决赛,象牙塔很荣幸被邀请作为此次大赛的全程活动评委参与其中,初赛是简历筛选,复赛是模拟面试,决赛是压轴大戏,有三个环节,分别是无领导小组讨论,压力面试,危机公关。

1111

          作为此次活动的评委,我也感触颇多,看到了山大外院职规部同学们的周密部署和踏实肯干,也看到了参加比赛的同学们的神采奕奕和机智灵活,在此,对这个持续近半个多月的活动做一个小小的总结,也希望能对同学们的求职起到启发和帮助。

        田林龙,山东师范大学2016级计算机专业的同学,同时也是象牙塔的学员,林龙是一个平时话不多,但是只要打开了话匣子就能不停的聊啊聊的人。林龙是今年7月份刚加入的象牙塔,虽然来象牙塔学习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他是一个办事极其认真,极其高效,极其靠谱的孩子。这可以从前几次我请他帮忙的几件小事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