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01

一颗玉米所想到的——农产品市场调研感想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0年5月10日

【 按:今天,老师从农业的角度切入分析岱崮镇。说到农产品,小伙伴们能想起什么相关的知识点呢?让我们一起跟随老师一起学习吧~】

既然把岱崮镇定位为农业镇,那就得先从农业入手。我在课堂上曾经提过“三农”问题,虽然没有细讲,大家也应该还记得是“农村、农民和农业”。但焦点却是“农产品”。

农产品大家都很熟悉,每天至少需要吃饭吧。农产品从大类上也好区分,就是种植品、养殖品和水产品。为了调研方便和卫生,咱们只到种植品批发市场就行了。

农产品的周期比较短,瓜果蔬菜比较容易损坏,必须尽快销出,不然就很容易出现滞销(我们的俗语就叫烂市)。农产品滞销的原因有多方面,供求关系、信息不对等、农产品自身品质、营销方式等等,按照教科书来说就是农业生产和商业活动相互脱离了,没有了关联。

岱崮镇有一个“大集”,我去转了转,发现所有当地生产的农产品价格都比济南低的多;南方的水果、蔬菜和济南差不多,个别的比济南市场的价格还要低。

想一想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当地蔬菜、水果除去运输成本,售价比济南低是个自然现象,那么南方蔬菜、水果加上运输成本应该比济南高才对,可在现实出现的是“差不多”的情况,而且很多仍然比济南低,这就是“市场”狭窄的问题了。岱崮镇只是一个几万人口的乡镇,这里只有“批发”没有“市场”,想想也对,主要问题出在规模上。

回济南的路上,路过莱芜,顺便到莱芜的批发市场看了看,我妻子喜欢吃甜玉米,在这里如果批量买的话,大概需要一块钱左右(我不懂质量,不敢讨价还价),看来最好的甜玉米一块五以下的价格就能拿到,卖玉米的农民也是可以接受这个价格。想一下,如果是一个普通农民,家里只有两亩地(岱崮镇5万亩可耕地,5.3万人口),他们的日子会过的非常艰难。所以农村除了妇女老年人还留守以外,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宁肯在街头混,也不愿意回家种地,道理就在这里。

051001

而在我们常买甜玉米的超市,一般都是5元左右。这里面有数倍的价差,也就是说,这个价差就是农产品的利润。

莱芜的批发市场很热闹,批发商从农民那里收购来,再倒给各个市场的小贩子,这是大部分家庭每天都面对的市场。不过在市场里面,没有种地的人,全部都是职业贩子。大部分批发档口都是政府拍卖出去的,摊薄下来,每个档口的贩子相当于每天要交纳一定的“份钱”。甜玉米到了这些人的手上,基本到要卖到2.5-3元。表面看毛利挺高,其实算上给自己的劳动力成本,交出去的档口的“份钱”,基本也就是个混日子的水平。

051002

农产品从乡下农村集中到大城市批发市场,然后很大部分又回到了乡镇。因为乡镇市场规模小,很多批发商不愿去,乡镇的贩子也不愿意下乡从农民手里收购产品。这个似乎也很好理解,因为大的批发市场,货物齐全,而且可以持续供货。乡镇的贩子,很多货物还是必须到大批发市场拿的。
    至于城市里的超市,肯定都比日夜操劳的大小“贩子”日子还过得滋润。因为规模效应,加上损耗和开店的成本。他的价格比市场高一大截,情有可原。
    也就是说农产品的价格从田间地头到老百姓的餐桌,这其中的路途太“长”了。这么看来,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死局,种地的不赚钱,流通的也不赚钱,买卖的小贩也勉强糊口。那么钱究让谁赚去了?

这里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中国农产品的确是——过剩!二是教科书中说的“交易成本”太高。

好像马云在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发表演讲中说到的:贫穷不是我们农民不努力,而是我们的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没有完美的结合。

顺着这个思路,是不是应该从农业生产和销售渠道两个方面来考虑解决的方法….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