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02

我的第一难题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0年5月14日

【按:听完老师分析农产品,小伙伴们是否也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今天,老师从农民的角度切入进行分析,看到了希望,却也遇到了难题。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吧~】

哲学上有个“我是谁?”的基本命题,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都存在着你的工作“究竟为了谁”这个基本命题的。那么工作的对象“究竟想得到什么?”,就是你首先要考虑的。

自从接过岱崮镇战略规划工作以后,我一直在思考,自己应该从哪方面入手?

从理论上说(对各级官僚机构不能不谈“理论”),按照省里“振兴乡村”工作的总体部署,肯定是围绕“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但这种原则只能理解,并不能执行,因为它只能工作内容,而没有讲明工作的对象。

岱崮镇的工作说到底就是来解决“三农”问题,“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抓住农民问题就等于抓住了解决问题的本质。在象牙塔曾经和同学们一起去调研过山东省平邑县弘毅农场和泰安市岱岳区的茅茨北村,那时就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

中国的“三农”问题为什么这么难,因为农民在包产到户的政策下早已经成了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面对着千家万户的农民,怎么都无从下手。

只能把小农经济与现代农业结合起来,重构和发展集体经济,这样,工作就有了抓手,以后自己开展起来也会好做很多。

在下手写方案时,我强调了“在乡村振兴时代,唯有发展壮大集体经济,才能克服小农经济的局限性,增强乡村自我建设与发展的能力,同时为城乡融合发展,建设生态文明提供经济保障与对接的制度环境。”这样的语句。

其实,目前农村已经存在了许多各种各样貌似“集体经济”的专业合作社,但仔细调查起来,发现顺利运营的不多,而问题就出在农民的“个人局限性”和合作社本身运营机制上,大多数都是一两个私人(所谓的“能人”和官商勾结的人)以合作社的名义向政府伸手要补贴的为多。

书写的方案,遇到实际问题就困难重重。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国以村集体为基本单位拥有的土地所有权,和农民具有的土地承包权或者说维护或整合土地的经营权,这两个权力怎样进行组合?

051401

我曾想到,在城市里,一个企业为什么能够顺利经营,而农村却举步维艰呢?因为现有的农业专业合作社运行不畅的原因就在于它的“专业”上,你让一群种同样地的农民,面对着同样的“劳动成果”,怎样营销?怎样分配?那不自家人打起来才怪呢。城市里的公司,让全体成员都干一种活,遇事一起商量,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所以,我决定组织和改造现有的专业农业合作社成为综合农业合作社,采取农民自愿的方式,以个人承包地入股。合作社内也像城市里的公司一样,实行“法人治理”。

农民听到我这个建议,都表示愿意以土地入股,将来按股份的比例分红。

按照经济学中生产三要素的理论,我顺利的把土地和劳动力问题都解决了,最后也就是最难的就剩下“资本”这一项。

过去几十年来,村镇集体经济几乎都没有了。仅剩的那点“集体经济”很不富裕,有的村,一年“集体收入”才几万块钱,连村干部的工资都不够,哪有钱啊。

021403

大家都喊穷不拿钱,守着一块块入股的土地,大眼瞪小眼的相互观望,那架势还不如过去的“单干”呢。

为“振兴乡村”我是来贡献智慧的,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而且深深感到无论在市场经济中做什么,没有钱都转不动。

这就是我的第一难题!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