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01

农业合作社的设计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0年6月11日

【按: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跟随着老师学习了“法人治理”。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岱崮镇,怎样灵活运用“法人治理”才能给岱崮镇的发展带来生机呢?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文章一同思考和学习吧~】

在我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法人治理”,也称为“现代企业制度”是企业生存发展的第一要素。发达国家基本上都依照这种制度把企业做大做强的。一个企业只要秉承这种制度,都不会在决策上出很大的问题

在岱崮镇振兴乡村的规划中,我深深知道集体经济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应首先厘清本次乡村振兴的战略内涵,把握政策的突破性因素。在乡村集体经济中,最简单也最现实的就是农业合作社,我想从这个方面进行一个突破。也算在行动上做一件“创新”的实例。

2006年国家颁布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以来,合作社还只是在一个探索的阶段,由于发展时间不长,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管理体系。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全国的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在数量上已经很多了,但真正能靠自身经营就能运行下去的却是少之又少。

我从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也多次去现场调研,从中发现了很多超越不过去的障碍。从现实来讲,合作社其实就是农户们团结起来,为实现某一具体目标对外进行协同谈判,争取某种利益的工具。具体到实践中,大多都是集中销售农产品、集资购买化肥、农药等,以便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和产品议价权。真的在实际运作中,他们实现更的大职能却是向政府要“补贴”。

从根本上说,是一个政府推广方式的问题。无论什么事,地方政府最善于做的就是运动式推动,表面上轰轰烈烈,造成的后果却是造假成风。那时候,五个农户身份证就可以成立一个合作社,然后农业主管部门就能补贴几千块钱,在这种运动式推广下必然导致大量虚假合作社的产生,也给不了解农民合作社经济形态的人留下了极坏的印象。

近些年,政府也意识到了这种运动式推动某项工作带来的恶劣后果,所以在农民合作社领域也不断进行调整,要求有实际经营内容,采用农业补贴形式扶持“弱者联盟”的发展。结果实际运行下来,虽然很多真正的合作社得到了资金帮扶,更多的被掌握政府关系的大资本,通过建立虚假农民合作社套取了大量农业补贴。导致不熟悉这方面的人对农民合作者观感更加恶劣。

为什么各种农业公司在城市里都能运转正常,而到了乡村却成了这种现象?究竟哪个方面出了问题?

我思考了很久,最终找到了答案——法人治理,或者叫“公司法人治理”。

在具体运作中,合作社职能相对广泛,除了种植养殖的生产职能之外,还可以延伸加工、流通、服务、研发等业务,也是地方政府比较支持的经营主体。它看上去很像一个“公司”那样的经济组织。

实际上乡村的合作社本质上是一种“弱者联盟”,他们属于人与人之间的联合,有着人帮人的属性;而是公司是人与资本的联合,是人的要素和资本的要素结合起来、自主地从事经营活动、具有营利性的经济组织。这就是“合作社”与“公司”的本质区别。

我们举一个例子吧,你要投资一家公司,总要先出投点资吧,这就是与其他人的“资本联合”;再就是不能随意撤出你的资金,不然就属于“抽逃注册资金”罪。先说这两条,再看看《合作社法》怎么规定的,首先是所有社员“入社自愿,退社自由”,而且还可以不用投资,比如可以用“承包地”入股,大家都知道按我国的规定,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这就说明土地不是他个人的,他只有这块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拿集体土地的经营权入股,就没法与合作社形成高度的利益联结,也无法对合作社的经营承担任何责任。可是《合作社法》还是给予了合作社法人资格。

既然法人治理对一个企业来说,属于生命攸关的大事,那么我们就先看“法人”的定义: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

我们先说“能力”,无论是“权利能力”还是“行为能力”,首要条件就必须要有“责任能力”,这个责任能力最具体的表现就是他的独立财产,没有独立财产的组织要想进入市场进行经营,到工商局恐怕都不会给你注册登记。所以说独立财产与独立责任是法人独立人格的两根基本支柱,而独立责任是独立财产的最终体现。法人与非法人实质的差别,就在于你是否具有完全的民事责任能力。

试想,那么一群来去自由的人,而且以“土地承包权”入股(土地归集体所有),成为了社员,这个经济组织(合作社)的独立财产还有意义吗?

在我国,成员对经济组织的债务承担有限责任是经济组织取得法人资格的必要条件。首先,成员的有限责任是经济组织财产独立条件的自然引申,要求一个经济组织取得法人资格以拥有独立财产为条件,其实就已经包含了成员的有限责任,如果不让成员承担有限责任,则经济组织的财产独立就毫无意义;其次,就立法实践而言,从《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颁布以来,我国对经营性组织或商事组织授予法人资格均以其成员对组织的债务承担有限责任为前提,这已经成为了我国的立法惯例,而《合作社法》却没有。

乡村振兴首先要“产业兴旺”,也就是首先解决农民怎么挣钱的问题。当然是公司化运作最挣钱,理论的说法叫做在“公平和效率间,大家默认效率优先”,公司化运作的初期,无非就是要有主事人,带头人(法人代表)负担绝大多数工作,承担绝大多数风险,获得绝大多数收益,这是历史阶段决定的。

振兴乡村是个及其伟大的系统工程,这让我想到经常给大家提到的一部电视剧《天道》。“格律诗”公司与王庙村加工户之间的“法人”关系。

我现在想到的是“农业企业(法人治理+合作社(企业管理)”的模式,企业侧重于市场开发,合作社侧重于联合农民,与农民分享企业经营收益所有权,牢牢与农民利益进行绑定,也许能闯出一条“创新”的路子。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