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701

上医治未病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0年6月17日

【按:上医治未病,对于投资而言,是事前的风险控制;对于岱崮镇的发展规划而言,是法人治理的贯彻。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文章~】

岱崮镇的项目到了实施阶段,我每天都在对每一个细节进行认真的修订,生怕出现一点点疏漏。

061702

晚上来了一位广东的朋友,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很高兴,“有朋自远方来”吗。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如约前往。

席间,朋友给我讲了这次来济南的意图。五年前,他在一位济南市领导的积极撮合下,按照“招商引资”的方式,向济南某企业投资了三千万元,现在这家企业对他的这笔资金形成了诈骗,不仅项目没做成,而且这笔巨资也血本无归,经过多次索要仍然未果。他这次来济南是继续追讨这笔资金的,而且主要是想向我讨教追讨这笔资金的方法。

在朋友的事件中可以看出,他的问题出在事情发生前,也就是在事情还没有发生前,没有得到“事前控制”。

我的这位朋友当过军人、也在商场上有所建树,年龄比我也小不了几岁,在这件事上出现了决策失误,显然不可思议。那么为什么能犯下如此的低级错误呢?我们应该从事物的根源上找原因。

朋友总之埋怨那位穿针引线的领导,其实一个市级领导的穿针引线的目的是为了“政绩”,他即没有责任更没有“责任能力”;朋友的巨额投资是为了“效益”,既有“投入产出”的责任,更有一旦决策失误三千万现金的“责任能力”;同样一个问题,双方的目的不同,就形成了看问题的角度不同,采取的方式方法更不同。仅从“责任”的角度上讲,朋友付出的是数千万的真金白银,而背负招商引资任务的“领导”却一点“责任能力”都没有。

面对这种事情,我给他讲了一个春秋战国时期神医扁鹊的故事。

一次,魏文王问扁鹊说:“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最好呢?”扁鹊答:“长兄最好,中兄次之,我最差。”文王又问:“那为什么你最出名呢?”扁鹊答:“长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中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初起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本乡里;而我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都看到我在经脉上穿针管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以为我的医术高明,名气因此响遍全国。”

061703

我的这位朋友在投资之前,没有打好基础,没有建立自己的“风险控制”体系,没有对项目本身和济南这家的企业资信进行认真的调查,盲目的听从了这位“领导”的忽悠,犯下如此大错,不仅陡然增加了投资成本,还让企业在经济利益和商业机会方面遭到巨大的损失。

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对于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如同金字塔一般的成长形态。毕竟在重力的引导下,社会基础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或许你会问,这与扁鹊长兄的医术又有什么关系呢?且听我细细道来。“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扁鹊长兄医术之所以最好,是因为他在问题尚未成型之前就已经洞悉到并且拿出了有效的解决方式。虽说百病情况不一,但是病理相同又相通,长兄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在囊括众多问题的基本原理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独特体系,于是在病情发作初期就可以找到病因并且对症下药。试想,若长兄在医学上没有足够的理论和实践做基石,又怎能有如此高明的治愈能力?抛开非自然效力,长兄优于他人之处在于基础扎得牢固,阅历更胜一筹。

我一直对企业倡导的“法人治理”就是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决策和运行中的基础问题,一个企业的初创阶段,是一个从零到一的创造过程,而后续的修改和完善,都只是基于最初的理论而做出的决策,即使有创新,创新的前提也是在不违背最初定下的原则,这才是“不忘初心”。

朋友的遭遇使我更加坚定了在岱崮镇实行“法人治理”的信念,面对不太懂得公司运作的农民兄弟,一定要耐心,即使进程慢一点,也要把基础打好,因为基础之所以为基础,一切皆有始源。好的“原因”造就好的“结果”的概率就大,坏的“原因”造就坏的“结果”的概率也大。

扁鹊大哥的高明就在于“事前控制”,“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上医治未病,防患于未然。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