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宗族与民间习俗

上传:   分类目录: 学生天地   发表于 2021年3月28日

【编者按:随着改革开放后的各种政策的包容和宽松,宗教活动在很多地方都得到发展,尤其在广大农村地区。由于我们国家历史上的原因,没有宗教信仰的社会基础,对于这些“舶来货”在认识上肯定会出现混乱。玺斌在文中谈的这些问题,在社会上是普遍存在的,也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也会在文后做一个点评,和大家一起探讨。】

为什么要写这一个话题呢?因为我所看到的,所经历的一些事情以及寒假期间的一次公共卫生事件与宗教有一定的关联,我想深入思考并挖掘一下内在的逻辑和背后的原因。

要谈宗教,首先要说说宗教是什么。我不是专业人士,只是说一下个人的理解。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特殊意识形态,是一群有共同信仰的人的组织,是对未知事物的一种敬畏之心,是一种精神寄托和终极关怀,同时也是一剂心灵的安慰剂和麻醉剂。宗教有其特有的发展规律,有其特定的发展土壤,有其独特的社会需要,有其独有的神秘色彩,而且,宗教在广大信教群众中有着巨大的号召力、影响力和煽动性。因此,宗教工作有着独特的复杂性、重要性、艰巨性、敏感性。

提到宗教,代表的是神权;提到宗族,代表的是以父权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的族权,两者都是对个体和集体关系的一种规范和约束,都是将个体组织起来形成集体的方式,也是集体为个体提供资源、提供保护的依靠和凭证,都是不同群体之间划分界限的依据,两者在社会治理尤其是基层社会治理中有着独特的地位和微妙的关系,却也都是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中,政权的一种补充,有时候也造成冲击,尤其是政权影响力偏弱的偏远地区、山区、经济落后地区、边区等。因此,我在这个专题中一起讨论。

另外,在很多地方,宗教活动和传统的民间习俗,民俗活动又有着若干的共同之处,因此如何分辨宗教活动和一般的民俗活动,如何在既保护传统文化、延续民间习俗、照顾百姓感情的同时,切实引导好、管理好宗教活动的开展,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重要问题。

什么样的人会信仰宗教呢?据我的观察,结论是:弱者。

弱体现在哪些方面呢?1.社会地位;2.收入水平;3.身体状况;4.精神状况;5.受教育水平;6.职业发展;7.其他生活各方面因素。

有哪些重点群体呢?例如:农民工等外来务工人员、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民、中老年人、女性尤其是中老年农村妇女、下岗职工、残疾人、慢性病患者、学生尤其是易受环境影响的青少年学生、有企图却难以达成的人、其他弱势群体。

为什么会是弱势群体更容易信奉宗教呢?我有一些浅显的思考,以下是我能想到的一些因素。

(1)文化理念与思维方式

前些日子在一些网站、APP等平台上,一部已经上映多年的老电视剧热度陡然上升——《天道》。《天道》改编自作家豆豆的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剧中讲述的是主角丁元英通过“格律诗”音响公司扶贫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反映出造就强者的“强势文化”和形成弱者的“弱势文化”的区别和与联系。我感到很受启发。

所谓的“弱者”,往往不能够甚至不愿意改变自身从而进一步改善周围环境从而摆脱困境,不发挥发扬主观能动性,反而寄希望于一种超自然的超验的强大力量乃至主宰力量来平衡这一切,改善这一切,寄希望于“遥远的救世主”,寄希望于终极关怀。而所谓的“强者”,往往能够发挥主观能动性,“逢山开路,遇河架桥”,寄希望于自身建设,通过提升自己以至于改变外在环境,因而早就真正的“强者”。

此处我想表达的决不是批评那些信仰宗教的人,信仰宗教自然有着客观的原因和背景,而是想表达文化理念与思维方式的不同带来的对宗教的认同感与接纳程度的影响。是否信仰宗教的最终决定权还是应该在个人手中。毕竟,人,不仅仅是环境的产物,更是自我选择的结果。

总而言之,不同的文化理念与思维方式导致了对宗教的感情和态度不同。

  • 宗教能够满足相关群体的需要

宗教能够满足相关群体的需要,例如社交需要、安全需要、甚至教育、医疗、养老、工作、婚育需要等等

人,从进化的历程中来看,就是群居动物,需要归属感,需要组织,需要有个依靠,有社交需求。广大农民工朋友们背井离乡,离开土地,来到陌生的东南沿海,来到陌生的城市环境,做着相对繁重艰苦劳累忙碌的工作,无论是社会地位、生存环境、薪资待遇、工作稳定性和劳动保障等等方面都面临着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问题。这就更加增加了迷茫感、无助感,进而增强了他们对归属感,对依靠感,对组织的迫切渴望和强烈期盼。于是乎,各种组织应运而生。

从历史经验来看在清朝,在民国,存在的各种帮派,各种帮会例如什么哥老会、三全会、大刀会、青帮、洪门等组织大部分也是出于这样的现实需要而逐步发展起来的。这些自发的结社组织,为参与人员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支持和保障,能够满足各种需求,例如安全需求、生存需求、社交需求、发展需求等。为了便于管理组织成员,加强控制,增强凝聚力等目的,这些组织往往会加入一些带有宗教色彩的,带有神秘色彩的内容,甚至发展成某些有特色的教派,例如清朝末年以及民国时期的白莲教、义和团、一贯道等。这些组织,成分复杂,为社会治理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不利于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到了现代社会,又有一些人将西方传入的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进行本土化改造,改造成易于传播易于接受的“土洋结合”的形式在群众中进行传教。

在传播方式上,有办家庭教会,印制宣传品,拉人头,直接上街宣传,发展家庭成员等模式。我在大学期间就在大街上遇到过邀请路人去参加宗教活动的人,我当即果断拒绝,并严正声明我信仰共产主义!我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那人自讨没趣,转身离开。另外,我还在某地一个党校兼党性教育基地附近看到了一家信仰天主教的家庭开的餐馆,装修风格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恍惚间感到有些魔幻现实主义。还有的人,家庭成员信仰宗教,受到环境影响,不得不或者被动或者主动的信仰宗教,尤其在一些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定型地青少年中存在。我听说过存在个别共青团员信教的情况,说明要进一步加强思想教育,强化思想引领。“意识形态的阵地我们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

在社会功能上,现在的一些宗教组织,依然为那些信奉宗教的群众带来一些社会服务,满足他们的一些需求。当然,现代社会的这些宗教组织和清朝民国时期的结社组织不同,现代的这些宗教组织或者说带有宗教色彩的组织充其量满足相关群众的社交需求、心理安慰、精神寄托,甚至于,有时候就是一个老头老太太聊天的场所,可能也会在青年婚配,儿童教育,老人养老,医疗等方面起到一定的帮助。例如通过教会、通过宗教组织为单身男女青年找到合适的对象;例如有一些教会办了托儿所幼儿园解决工人的子女托管问题;例如有的教会办起了养老院,诊所;虽然暂时还没有明显的社会危害性,甚至起到了一定的积极的作用,但是要提高警惕意识,完善法律法规,加大执法力度,加强监管引导。而且,这些带有明显的宗教色彩的托儿所幼儿园养老院诊所等机构的出现,正是说明了目前在社会治理和改善民生上,地方政府仍然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依然有很多急需满足却又满足不了的需求,这才让宗教有了发展的空间和土壤。还是那句话“意识形态的阵地我们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

从国际关系上,宗教明显地受到国际势力的影响。我国的五大宗教中,仅有道教是我国的本土宗教,其他四大宗教都是外来宗教,受到国际势力的鲜明影响

道教起源于道家思想,后来逐步发展成宗教,现在主要分为全真和正一两派,再加一些各种各样的民间传承。虽然道教也随着我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际经贸往来日益密切,文化交流广泛开展不断地向外输出影响力,尤其是伴随着太极、功夫等中国元素的输出,但是,道教的影响主要是国内影响国际,而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出现国际影响国内的情况。

五大宗教中的四个是外来宗教,其中起源于古印度(现尼泊尔境内)的佛教在汉朝时传入我国,经过不断地汉化,发展成为具有鲜明的本土特色的汉传佛教;在青藏高原和当地的原始宗教、苯教等结合形成自成一派独具特色藏传佛教;以及我国南部部分少数民族地区受到东南亚影响而少量分布的南传佛教;其中汉传佛教影响力最大,藏传佛教影响力次之,南传佛教影响力最小。经过包括“三武一宗”灭佛在内的一系列历史事件,汉传佛教已经深深地融入到了中华文化的体系当中,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传佛教由于历史原因,在西藏青海内蒙古以及蒙古国等地有着强大而深厚的影响力。蒙古国独立以后,活佛转世体系中断,藏传佛教影响力在外蒙古下降,再加上受到苏联的影响,以及一系列政变在内的政治事件,使的藏传佛教在外蒙古影响力大打折扣。内蒙古的活佛随蒋介石前往台湾,后来也中断了传承,且内蒙古自治区建立较早,土地改革等活动进行的较为彻底,因此内蒙古自治区的藏传佛教影响力也相应较弱。但是在藏区,尤其是西藏和青海,藏传佛教依然有着巨大的生命力。西藏和平解放,各种生产关系和各势力没有经历过全面的清洗和涤荡,一直到60年代民主改革才逐步废除政教合一制度和农奴制。后来,达赖喇嘛叛逃,并建立流亡政府,企图分裂西藏,使的藏传佛教地区形势情况更加复杂。尤其是国际反华势力助推下,达赖喇嘛甚至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因为藏传佛教独特的体系,在一段时期内,达赖在西藏,在信教群众中的影响力依然不容小觑,不过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民生改善,此消彼长的力量对比,达赖越来越像一个跳梁小丑,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好在班禅一直拥护党的领导,支持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还能够通过班禅号召团结一部分信教群众。

对于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这三个宗教,都是起源于中东地区,伊斯兰教传入时间稍长,基督教天主教传入时间略短。这三大宗教受到国际力量影响最为明显,后果最为严重,形势最为严峻。中华文化有着源远流长,兼收并蓄的特点,有着极强的包容性,因此外来宗教,只要是劝人向善的积极的宗教,中华民族是允许其存在发展的。但是,在现代社会,还是要注重加强科学文化教育,加强唯物主义教育,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坚决反对教会教育。宗教活动要在政府的监督下进行,而不应该私下地下发展。传教活动只能在宗教场所进行,而不应该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盲目野蛮扩张,更不应该干涉社会治理。

至于我个人的观点和理解,以及对于教义的看法。这里我要插入一点,聊一点关于儒家的内容。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总是并称。儒家思想在中国人民尤其是传统知识分子心目中的地位是不亚于一个宗教的,那为何没有发展成一个宗教呢?我认为,主要是因为孔老夫子忌讳谈论死亡“未知生,焉知死?”,一下子斩断了儒家思想对于人的终极关怀,斩断了超验的那一部分,因此没能发展成宗教,止步于一种思想,一个学派。儒家思想主张“立德立功立言”,概括成一个字就是“张”,一个词就是“有为”,叫人积极进取,积极入世,建功立业,封妻荫子。而道教概括成一个字就是“驰”一个词就是“无为”,讲究顺其自然无为而治。儒道教人张弛有度,进退自如,便能够解决世间大部分事情,后来佛教的传入,补上了最后一环,佛教概括成一个字“空”,一个词“轮回”,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总体而言儒释道三家都是劝人向善的,都是积极的,也都是具有包容性的,也都是具有鲜明的中华文化特色的。可以从文化的角度汲取一些生活的智慧。

对于一些一神论宗教的霸道的教义,我是不同意的。什么“信就上天堂,不信就下地狱”,什么“一人信教,全家得救”,什么“信了就得到宽恕,不信就会被审判”???什么道理???我不赞成。但是,很多人就信了。尤其是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中老年女性,一听“一人信教,全家得救”,一听这么划算,有很多人就信教了。唉,罢罢罢!这样不好。

前一段时间,河北石家庄小果庄村的疫情之所以迅速扩散蔓延,难以控制,之所以牵扯人数众多,据官方资料显示,很大一部分人就是因为参加了民间的各种宗教活动,宗教集会。大量人群密切接触,空间狭小,人群密集,加之疫情防控意识淡薄,疫情防控措施不到位,导致疫情的迅速发展,给政府疫情防控带来巨大压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浪费和巨大的社会负担,产生了极其负面的社会影响。

另外,要坚决反对“政教一体”,坚决反对“教族一体”,每个人都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个人和组织,任何力量都不应该强制某个民族或者某个家庭的成员去信仰某个宗教。

宗教,向来是具有组织群众的能力和特点,具有很强的鼓动性和煽动性。党员干部、共青团员、广大青少年学生是不可以不应该信奉宗教的,要坚定共产主义信仰,强化唯物主义教育,强化爱国主义教育,强化科学文化教育,树立正确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因此,积极引导宗教同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是十分重要的。面对宗教问题,要充分学习了解其发展的独特内在规律,运用高超的政治智慧和灵活的工作方法化解难题,同时注意保护好自己。例如,在参观游览寺庙道观等景点景区时,注意言行举止,尤其是不能随意签到等,如果疫情防控要求必须要签到的,注明目的是参观游览等。

上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篇幅阐述了我对宗教问题的一些思考、观点和看法,下面我将阐述我对宗族问题的一些思考、观点和看法。

之所以我一起讨论宗教和宗族,是因为它们之间有共性,这个之前已经有所表述,此处不再赘述。

宗族问题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历史传承特点。受到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宗族势力始终是和中国人关系十分密切,割舍不断地一种力量,一种制约,一种牵绊。

宗族,我的理解,就是基于血缘关系、亲戚关系、姻亲关系等组织起来的一群人的集合,其中尤其是以父系血缘和亲属关系为主。

中国传统社会是典型的小农经济,典型的农业社会,因此,劳动力、土地、水源都是重要的生存资源。那么,以父系血缘和亲属关系为主要联系建立起来的宗族,对于保障个人和族群的生存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宗族的意义,首先在于保障对生存资源的获取,对个体生存的保障,再进一步保障经济优势,从而争取取得相应的政治地位。中国传统政治生态中,自古以来就有“皇权不下乡”的说法,因此,中国传统社会中,广大乡村地区就出现了权力真空,就出现了社会治理的空白,这就为宗族势力的发展壮大和合理化提供了空间,因此族权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基层政权的作用。

经过新中国成立以前的革命斗争和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历次运动,我们打破了各种各样的旧的生产关系和组织关系。但是历史的惯性依然在某些角落里时不时地显现。例如,村支部书记的选举,往往是谁的兄弟叔伯多,谁的家族势力大,谁当选,至于才干能力人品倒还是次要的。不过,这样选举出来的村书记倒也更容易贯彻执行上级决议上级政策,执行的阻力小一些。这样来看,倒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存在即合理吧。但是宗族势力容易干扰正常的组织生活,干扰正常的组织人事变动,因此尽可能的降低这些封建残留的影响。加强民主法治建设。

关于宗教和民间习俗放在一起讨论的原因,前文也做过说明,在此不再赘述。在此我想主要描述一种社会上的现象。

在不少地方,有一些民间的神婆、神汉承担着给当地群众甚至远道而来的信众的精神支持服务。比如测算运势,包括但不限于感情运势、事业运势、学业运势等等;比如治病疗伤、驱邪避难、心理疏导等等。不能说没有用处,但是实际上,我总是觉得,有些事情是有规律可循的,是可以运用科学知识解释的,涵盖心理学、语言学、概率等方面的一些理论,可以解释一部分现象。例如,中老年妇女,多数是身体不适慢性病,那就可以针对性的进行疏导;例如,中年夫妇一起找神婆,那八成是孩子的问题,学习上感情上或者身体上等,如果是中年男性或者中年女性找神婆,那么大概率是遇到了感情问题或者事业问题。世界上有尚未认识之物,无不可认识之物。我并不否认玄学,甚至还对此有些兴趣,并心存敬畏,但是我认为要客观看待,不能不信,不能全信。

在宗教宗族和民间习俗这个话题上篇幅很长了,花费的时间也不少。做个简要的总结。

涉及宗教的问题敏感复杂,要慎之又慎,在公众场合我是绝对不可能谈论的。宗教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一种生活态度,千百年的发展积累的底蕴不是几千字就能说的完道的尽的,千百年来积攒的问题和争端也不是我能理得清的,有些智慧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吸收借鉴,但是切不可沉溺其中。还是唯物主义是立身之本,科学文化是进步方向。

宗族问题,说句实在话,也是人性必然。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

关于披着民间风俗的民间宗教活动,要加强监管和引导。而且,人们绝不应该将希望寄托在这些事情上。

总而言之,要解决这些问题,减少社会治理的隐患,保障长治久安,澄清社会风气,弘扬正能量,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基层建设,尤其是基层政治建设、基层组织建设、基层民生保障建设、基层文化建设、基层教育建设。毕竟“意识形态的阵地,我们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另外,现实形势也要求广大党员干部尤其是基层党员干部关心群众切身生活,关心群众切身利益,城市发展规划中,充分考虑外来务工人员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保障子女教育和他们的医疗等生活需要和发展需要。正如习总书记说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决定江山是否稳固,人心向背决定生死存亡。只有坚定不移地站在人民立场上,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代表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人民群众才会团结在党组织周围,才不会被别的势力抢走,江山才能稳固,社会才能安定。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