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漫谈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1年3月29日

12

宗教这个话题,在中国怎么也说不清楚,首先中国人本身都还是无神论者居多,不利于深入挖掘。再就是最近这几年让那些信奉YSL教的少数民族闹的,成了一个敏感话题,在网上谈论“敏感话题”不太合时宜。

我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在这里对这种敏感话题不想做什么理论分析,在宗教这个问题上无论怎么讲也不是我能够把握的了的,只能用“漫谈的形式,各抒己见吧”。

玺斌在他的“总结”里提到了《天道》这部电视剧,这部电视剧在我的极力推荐下,相信大多数象牙塔的同学都看过,而且咱们网站上讨论的也不少。玺斌在文中提到了王庙村一群不起眼的“基督徒”,都是些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自发组织起来,自己拯救自己的普通村民(他们出现的目的,主要是和原著中“遥远的救世主”相对应)。在电视剧里,这也是仅有的一个经济组织(其他都是个体户)。

有人说我们中国这个民族是个缺乏合作精神的民族,用孙中山的话说,就是中国人像“一盘散沙”。中国人缺乏合作精神实际上与中国自古以来农业立国有关,自给自足、封闭分散的小农经济很难产生合作意识;也与社会制度有关,长期专制统治和专制思想容易导致民众只有服从上级意识而缺乏对公共事物的参与意识。客观上,一群松散的国民比起有组织的国民也便于统治。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快乐着自己的快乐”,与旁人无关等,便是农业社会的一大特点。去年由于疫情的原因,象牙塔几乎没有在线下上课,乘此我有幸参加了省教育厅的“乡村振兴”工作,把“一盘散沙”式的农民组织起来,建立农业专业合作社是我们最难和最重的任务。

期间,我到贵州省大方县参观了的一家农业合作社,这个社2015年12月成立,合作社的理事长是一个养殖专业户,信奉基督教,乐于做公益事业,在当地有一定名望。

这位理事长告诉我说,除了合作社,当地的基督教会也是他负责的,村基督教会有200多名教徒,平时分三个地方活动。教会里大家齐心协力,没有一点怨言,都很听话,教会种各种果树、加工糕点、办砖厂等,做什么成什么,一年收入26万多元。建教堂就花掉了10多万,都是教会赚的钱和教徒捐的,没有花国家一分钱。教会经常拿钱拿物去帮助困难户,去养老院慰问。前年有个村出现山体滑坡,教会还专门拿钱去慰问灾民。教会每个星期六中午都有集体聚餐,教徒们各自从家里带菜去教会,从未间断,平时大家非常和谐友爱团结。并不像合作社里那样,整日勾心斗角,矛盾重重,几近解散。

同是一个村的人,同是一个领导人,合作社与教会为什么会有如此天壤之别?这一现象使我陷入了深思。我想,在一个社会组织里,总要有一种超物质、超组织的精神力量才能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吧?

中国传统社会都信奉无神论,也就是说,我们的民族几乎都没有宗教的情怀。中国人很实用,我们民族信奉过很多奇奇怪怪的“神”,但基本上都是按照实用主义原则来信奉的,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宗教体系。比如,一个人想要个孩子,他可以去拜“送子观音”,就是我们常说的“临时抱佛脚”,而不是去信奉佛教;一个人想出海捕鱼,出海前可能去拜妈祖,纯粹属于“平时不烧香”的状态。

看来,在中国最难的事是“集体意识”,这种集体意识,往往恰恰又是无意识,盲从意识!我们看古代历史上大多农民起义,都是靠集体意识来煽动的,陈胜吴广是这样……洪秀全也是这样…都要附会某个神灵故事做开端,跟神明挂钩,再扯上宗教的噱头。

前苏联的二战时期,在共产党领导下,社会主流也是无神论,但面对法西斯的侵略,面临亡国的危险,苏联立即释放了全部东正教教士,让他们去后方组织各种游击队,打击法西斯侵略者。

我们那边的邻居印度,也是在“圣雄甘地”的领导下,利用宗教把人民组织起来,与殖民者展开了“非暴力不合作”而争取到了国家的独立……

实际上911事件中的劫匪,同样也是在宗教的蛊惑下,去面对“淋漓鲜血”的……

其实,十九世纪的中国,在我们国门被打开时,不少的各种宗教的传教士都涌进我们的这块土地进行各种的传教活动,当时的清政府,明理有条约的制约,不得不允许他们活动,但实际上暗地里还是用各种方法进行抵制,因为他们都懂得,统治一个有组织的国民,不如统治“一盘散沙”式的国民来的容易。

很多年前,我看过一本《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书,这是我最系统读过的一本关于宗教的论述,除了一些难懂点的基督教知识,还是挺好看、挺好懂的,而且书中的内容也是妙趣横生,颇有回味的。

其实,宗教最大的、难以自洽的逻辑矛盾所在,不在于它的唯心唯物,而在于它无法提出一种“不双标”的检验标准,有效地从性质上将自己的神和其他的神鬼精怪区分开。

今天我们面对宗教时,心情是复杂的。因为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信仰至少一种宗教,可是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无神论者。是否属于“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呢?

无法解释的事就暂时不解释!只想在这里叮嘱大家:世界上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两点论,其中很多事物都有一个灰色地带。一种检验或评价手段,只能为某个预设的结论带来可信度。而宗教就是集这种手段之大乘者。

好了,就写这些,感兴趣的同学可以通过语聊和我共同探讨。

(注:于老师原创)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