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意识形态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1年3月30日

 

第一个话题讲的主要是宗教问题,附带着还有宗族民俗等。其中宗教就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就是一种信仰。但是宗教和信仰可绝不是一回事。信仰是一种精神活动,是对某种理论,某个组织,某种信念的崇拜、追随。信仰宗教是一种信仰的模式,信仰某种主义也是一种信仰的模式,就像共产主义者信仰共产主义一样。

我时常觉得,人还是应该信仰点什么的,有信仰才能有所敬畏,有信仰才有所依靠,坚定不移的信仰往往能够给人带来强大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往往又能够转换为强大的行动力和执行力。

世界上有宗教信仰的人有很多,欧美国家信奉基督教(包括新教、天主教、东正教),中东北非西亚信奉伊斯兰教,犹太人信奉犹太教,印度人信奉印度教、锡克教等、东南亚很多人信奉佛教;世界上有某种主义的信仰的人也有一些,例如信仰共产主义,例如信仰别的什么主义。

有一些人提出这么一种论调,一种观点,认为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这个我不赞成。我认为,中国人的信仰,体现在我们的文化活动中,根植于我们的民族精神中,中华民族有一个特点是敬天法祖,我们祭拜天地、祭拜先人,从中获取精神的依靠和力量的源泉。一个中国人,出息了,就是光耀门楣,光宗耀祖,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一个人,做了错事,或者穷愁潦倒,就是愧对祖先。中国人敬天法祖,对文化传承,对社会稳定,对团结互助都有着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9

中国人的信仰还有一个特点,实用性。中国的神都是人格化的,无论是发源于我们本土的道教还是被深深地中国化本土化了的佛教都是多神教。多神教的神是人格化的,有着不同的级别,有着不同的任务分工。举几个例子,比如城隍爷和土地爷可以对应我们人间的县乡基层干部,维持规矩秩序,维持当地治安,守土有责,保境安民;文曲星管教育科技文化,财神爷分管居民收入、财政、税收等工作;月老负责民政工作的部分职能;龙王负责水利建设与水资源调度;妈祖负责航运安全,渔业安全等工作,不胜枚举。佛教也类似,也是多神教,也是有不同的指责,观音菩萨管计划生育,管医疗卫生,还管信访工作,观世音嘛;文殊菩萨管教育管科学管文化,智慧的化身嘛;普贤菩萨管道德与法律,管纪律;地藏菩萨负责一部分狱警工作和教育培训工作,斗战胜佛负责安保,净坛使者负责接待餐饮等。中国人做生意的往往拜财神,不同行业的拜的还不一样,文化娱乐行业拜管仲,拜关公是万万不可以的,道上的就拜关公,拜别的不合适。想求一段姻缘找个对象就去拜月老;想金榜题名,考取功名就去拜文曲星,拜孔子;想要孩子就拜送子观音;需要求雨了就去一趟龙王庙。古往今来,凡是香火旺盛的地方,都是灵验的地方,不灵的,也就没人拜了。在中国,即使是神,也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不灵,没作用,人民群众就不信,就不服,就不拜,也就流传不下来,在历史的长河中消亡泯灭了。但是西方有些宗教是不同的,神就是神格化的,是主宰一切的至高的力量。在那种文化中,人是有原罪的,要赎罪,要请求神的宽恕,要向神忏悔。嗯……道理我懂,可是凭什么呀?我不服。还是中国的信仰体系好,公正平等、深入群众,接地气还行之有效。记得易中天曾经说过,在闽南看到一个祠堂,里面有城隍,有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观音菩萨、自家的祖宗、甚至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或许这个说法有一定的艺术加工,有一定的夸张,但是生动的体现了中国人信仰的实用性特点。

再者,我认为,与其信仰别的力量的保佑或者护佑,倒不如相信自己,依靠自己,充分的发挥自身的自主能动性,把能做的事情做好,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就像河南安阳的长春观老君洞那句著名的楹联所说的“心存邪僻,任尔烧香无点益;持身正大,见吾不拜又何妨”。还是要加强自身修养,提升自身能力,这才是正道,这才是关键。儒家思想里面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谓修齐治平,便才是正道。

以上说到了外国人的信仰、古代中国的传统信仰,下面我想说一说当代中国的主流信仰,或者说最重要的、影响力最大的一种信仰。

当代中国最重要的信仰,就是信仰共产主义、信仰马克思主义了。毕竟九千多万将近一个亿党员的执政大党,再加上不知道多少的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

其实信仰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存在形式吧。共产主义信仰更是对应着一种意识形态。

如何保持一个组织的纯洁性?如何保持一个组织不变质退化腐败?这从中是一个严肃但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敏感而隐晦的问题。到底是因为信仰共产主义而加入它的组织,还是因为为了光明前途和美好未来而当投机分子?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我,是因为信仰而向组织靠拢的。在这个组织内,我想,或许大部分人都是真正的信仰的吧,但是能否定这里面有机会主义分子,有投机者嘛?我觉得这是不能否定的。一个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往往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因此,大部分的个体都往往会做一些迎合时代的选择。大部分人不能免俗。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不能说的,是只能植根于心底的,有时候,有些事情却要高声喊出来,不能沉默。这之间如何平衡,还是挺考验人的。

我非常敬佩那些有着坚定不移的共产主义信仰的老党员们。举两个例子吧,一位是我姥爷,退休教师,当过乡镇中心小学的校长。据家里长辈说,曾经乡镇党委书记问过姥爷,你的孩子都安排好了吗?林业站还缺人。姥爷本可以疏通疏通关系,给母亲安排个正式工作,但是并没有。姥爷退休的时候,组织上问他有什么要求吗?有什么愿望吗?他没有向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回到了他出生的小山村,当起了农民。他本可以向组织上提提要求,在县城附近分配一套房子或者几间平房,把编制调上来。另一位是我们那里县医院的一位业务院长,县政协副主席,他说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为多少治不起病的人垫付过医药费,数额少的,他都不要了,数额大的,有钱了就还,没有就算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我总感觉,五零后、六零后以及以前的那些人,是在太阳的照耀下成长起来的而不是在灯塔的照耀下成长起来的。那些人,他们心中,大部分是有着真正的情怀的,有着真正的信念的,有着真正的信仰的。后来,太阳落山了,灯塔亮起来。有些事情就变了。社会风气变了,人的信念也就变了,所谓信仰,也就不那么清晰了。

值得欣慰的是,太阳照常升起,历史总是曲折进步,螺旋上升的。思想的火炬还是能过传下去,能够有人接过来的。太阳在人们心中的印象依然是温暖的,明亮的,天,就快要亮了,人民期待着日出,人民等着太阳再次升起!

 (注:作者为山东大学软件学院王玺斌)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