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日本人的肉身舍利VS中国人的肉身舍利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1年3月30日

 就玺斌同学谈到的信仰问题,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从中可以看出中国人对宗教的态度和操作手法。并以博一乐。

那是一千多年的公元804年,一名日本著名的学问僧来到中国,经过两年学习后返回日本,回国后受到日本嵯峨天皇的热切款待,后来在高野山创建了日本佛教密宗中最主要的派别之一的真言宗,这名日本僧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空海法师。
    这名空海法师除了在中国学习佛学和中国文化之外,还对一件事情非常感兴趣,就是很多中国高僧都在圆寂之后,坐化为肉身舍利。空海向中国的佛教界请教其中法门,中国和尚们都秘而不宣,仅仅以潜心苦修就自然而然修成肉身舍利等语言搪塞。

回国之后,空海一面弘扬自己的佛话,开创日本真言宗,一面也不停的研究修成肉身舍利的方法。虽然在有生之年没有完成肉身舍利的成就,但是在日本真言宗内,这项工作却一直也这么进行下去,逐渐形成了一套法门。
    日本的肉身舍利的苦修方法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大约需要三年多的时间,主要内容就是挨饿。我们知道,僧人都吃素,然而,立志成为肉身舍利的僧人,连五谷杂粮都不能吃。在这个阶段,他们只能吃松针及森林里自然长成的坚果和树种。三年多的时间全部吃这个,也是一件十分令人生畏的事情。其实挨饿的主要目的,是把身体里的脂肪大量消耗掉,肌肉也减少到最低限度。在这个阶段,苦修者还必须每天进行其他项目的修炼,其艰苦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第二阶段同样延续三年多。在这一阶段,连松子和松针都不能吃,只能吃松树皮和树根。这一阶段的苦修僧人,已经几乎站不起来了,只能用打坐来代替锻炼。目的是让身体的新陈代谢降到最低,减少能量消耗,以适应松树苦修方式,为日后成为肉身舍利,创造了先决条件。最大限度地减少肌肉和脂肪,等于减少了死后尸体腐烂的可能性。
    第三个阶段比较复杂。这期间苦修僧人即将死亡,在死亡之前,皮、树根之类的食物。这类苦修,几乎使每个人都变得骨瘦如柴。这种长期挨饿的他们还有一些特殊的经历。比方说,他们要喝用漆树汁做成的茶水。这种东西差不多像毒药,它会造成出汗、呕吐、排尿,很多人还会有严重过敏反应。这一结果造成苦内修僧人体的水分大量流失。而且,漆树茶的一些成分留在体内,还可以防止死后蛆虫、蝼蚁等生物的吞噬。
    最后就到了立志成为肉身舍利的苦修僧人,踏上死亡之路的时刻。他们须进入到一个很小的地下墓穴,空残忍,大体上就是通过一种可控的方式,进行为期十年的慢性自杀,把自己从活人逐渐转变为干尸的过程。通过这样的方法,完成自己一生的信仰。在一千多年时间仅够一个人在里面盘腿打坐。最初的时候,这个墓穴要留一根管子与外界相通,以便让里面的僧人能够呼吸,僧人手里还会有一个铃铛,用铃铛的声音告诉外面的人,自己是否还活着。

几天或十几天之后,没有铃铛声音了,确认僧人已经死亡,外面的人将管子拿掉,将墓穴彻底封闭。大约要封闭三年左右,再将墓穴挖开。有的僧人确实就这样成为了肉身舍利,用来作为本宗至尊隗宝。而更多人的尸体已经腐烂。
    这种修成肉身舍利的方法,极其间里,日本真言宗的僧人前仆后继,总共留下了四具肉身舍利。

中国的“得道高僧”成为“肉身舍利”的成功率则要高的多,而其中的法门是中国佛教界秘而不宣的。

原来中国的得道高僧在预计自己快要圆寂的前半年内,开始节食,只吃清淡的食物,目的也是消耗自己体内的脂肪。当临近圆寂前的半个月时间,开始不吃不喝,让体内的水分大量流失,并且清空肠道,这样死后的一小段时间内,尸体不会迅速出现腐败状态。

这个时候,就召集信徒来参观,宣称高僧是修行得道,所以可以肉身不腐。
    信徒离开之后,寺院内有专门精通这门技术的僧人,立即掏空最容易腐烂的内脏组织,对其他部分用香料进行防腐处理。然后用铁支、麻布和稻草从内部把尸体撑起来,保持一个打坐的姿态。最后在尸体表面涂抹可以防腐的生漆,漆层和皮肤组织渗透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硬壳。
    完成这一套对尸体的处理程序后,给尸体穿上袈裟,掩盖各种处理时切开的口子。然后召集信徒们举行坐缸仪式,在焚香和诵经的过程中,将尸体放入一个带有木座的大缸内,这个过程只有寺院的僧人可以靠近尸体,信徒们只能在远处观礼,不让人们发现破绽。坐缸之后,将大缸密封。在尸体的木座下有生石灰和木炭,座上有排漏孔。经过一段时间,尸体内的各种有机物开始腐败,变成脓水从切口处流出,只能流入木架的下面而被木炭和生石灰吸收,始终保持缸内的干燥和洁净状态。最后,当有机物完全腐烂殆尽之后,就形成了一个“容貌”和得道高僧酷似的外壳,但是实际上只是一个支撑物撑起来的漆壳。

三年之后,寺院再次举行仪式,打开大缸,向信徒展示这个漆壳,然后宣传某某法师因为佛法高深,已经修成肉身舍利。最后准备一个神龛位置,把这个漆壳摆放起来,供信徒朝拜。

相比于日本的模式,中国的模式不仅成功率更高,而且给得道者带来的痛苦也小得多。得道者只需要进行半年的节食(实际上这个时候,僧人已经生病了,吃点清淡的反而有益健康),半个月的绝食(大部分人病到这种程度,基本上也吃不了什么东西),可谓事倍功半,充分展现了中国古代有闲阶级的聪明才智。
    从中国和日本的肉身舍利“技术路线”的不同,就可以充分看出两个东亚民族在性格上本质上的不同。中国人有一种农民式的狡黠和实用主义,而日本人则死心眼的多,如果空海一开始就认定这不过是中国和尚故弄玄虚的骗术的话,以真言宗一千多年的时间也就钻研出这么一套相类似的技术。

但是偏偏这个日本人就非得认为自己成不了肉身舍利,是因为修为不够,精神信仰不够坚强,结果把自己的一大帮徒子徒孙都坑惨了。最后,这些认死理的日本人居然以一种极端方式,实现了他们祖师爷肉身舍利的构想,这个过程既让人发笑,又让人害怕。
    而中国的方式揭穿之后,让人怒也让人骂,但是仔细推敲起来,却又显得那么符合实际。毕竟佛教团体既是思想组织,又是经济组织,必须有个什么东西让信徒们供奉,这群和尚们才有饭吃。在一个注重实用的农业民族中,本质上是没什么坚定信仰可言的,你给他们讲高深佛法他们不爱听,实际上也听不懂。谁能给他们下雨,谁就是他们的神,所以不得不搞点神迹出来糊弄人。既然是一个经济组织搞“神迹”,就是一个商业行为,是商业行为就要考虑投入产出比的问题,对比日本人前赴后继一千多年,受了常人难以忍耐的折磨,才搞出四具肉身舍利,中国的方法无疑要高效和节约的多。

“中国智慧”是一种让人骂,但是又让人无法放弃,最后又可能会继续发扬光大的实用主义行为。

 (注:文章作者为于建成老师)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