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1fdb2d5970b92adb3

“希望小屋”工程

上传:   分类目录: 象牙塔视角   发表于 2021年4月3日

 

作者:山大软件学院王玺斌

关于希望小屋的简要介绍在工作内容那一部分已经有过交待,这里不再重复。在这里我主要想抒发一下我的感慨,记录一下我的感想。
首先,从希望小屋这个项目的出发点和内容来看。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非常有实际意义的好项目。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希望小屋通过动员社会力量,广泛募集资金,在全社会的范围内形成一种良好的,积极的,向上的社会风气,形成一种合力。

从大家熟知的“希望小学”到现在崭新的“希望小屋”,说明脱贫攻坚的力度越来越大,帮扶越来越精准,力争每一个孩子都要实现健康成长。
    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就像前一段时间被广泛赞誉的云南华坪女子中学校长张桂梅说的,“一个女孩,能够影响三代人”,我深以为然。一个女孩的健康成长,对她的父母,甚至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对她自身,对她丈夫,对她未来的家庭和孩子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简单的说,这个项目,很好,非常好,特别好。
人啊,总要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总要有一点私人的空间。尤其是女孩子,尤其是青少年时期的女孩子。给青少年女孩子建设一间希望小屋,建设一个独立的学习生活空间,有一间整洁明亮的屋子,有一张温馨的小床,有一张稳固的书桌,有一把牢固的椅子,有一个衣橱和书橱,可能在很多人眼中理所当然的时期,在那些困境儿童那里,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在这里我想写一写我在走访慰问检查验收过程中的一些经历,一些代表性的情况。走访之前我花了一整天,排查了全县五十多户的情况,那天我的心情极其沉重,就感觉心里堵得慌,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那天,我难受的没吃晚饭。“幸福的人总是相似,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一共走访了三十多户,很多情况也记不那么清晰,我选几个代表性强的,感触深的。
    第一户,小周同学,女,12岁。父亲长期精神疾病,住院治疗,母亲去世,和爷爷相依为命,家里就爷俩了,爷爷身体状况也一般。这个孩子是我们那边团县委重点关注的一个孩子,在志愿者培训会上,我们团县委范书记就说到,这个孩子和她自己的孩子同岁,都是十二岁的小女孩,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心疼的禁不住流眼泪。握起她那小手,生着冻疮,结着疤痕,皮肤粗糙的像树皮一样。范书记她作为一个母亲,而且自己的孩子和这个可怜的孩子同岁,可能更能够共情,所以讲述的格外感人,现在复述不出那种感觉。当时听完范书记讲的情况,我心里很受触动,也差点流眼泪。在去走访之前,我和同行的大学生志愿者们都做了一定的心理建设。但是,真的去了以后,我还是很受触动,心情好几天不能平复。当时临近年底,五莲团县委征集了孩子们的心愿,动员社会力量为孩子实现一个新年愿望,这个孩子想要一个洗衣服的东西,冬天用冷水洗衣服,小手冻的通红,都冻伤了。团县委联系爱心企业家捐赠了一台洗衣机,当时我和志愿者同学们正好给送去。
  我们到了村委,村委一个委员领着我们到了她家,她爷爷出来迎接的我们。老人家走路有点跛,之后攀谈得知最近受过伤,摔伤了。我们到的时候小周同学正在吃饭,只穿着一个单薄的毛衣。
她的眼神打垮了我们辛苦建立起来的心理放线,我到现在也忘不了那个眼神。眼神里有惶恐,有胆怯,有迷茫,有无助,有闪躲,有逃避,就像一只受伤的受惊的小鸟,打量着我们这群陌生人。本来我们想把洗衣机安装好,但是客观条件,水电实在是不允许,也只好作罢。
和小周同学交流的时候,她很敏感,很内向。我们试图转移话题,还好她的书架上有一些书,其中一本叫做《蓝色海豚岛》,被称为女生版的《鲁滨孙漂流记》,我和她通过交流故事情节,交流故事主角的精神品质来鼓励她,接近她,她才慢慢的打开心扉。
临走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她家的院子,有好几个破水缸,破瓮,我估计,大概是她爸爸发病的时候打碎的吧,也难怪,这个女生那么胆怯,敏感,内向。
    走访第一户,我真的感触很深很多。
    第二户,也姓周。为了区别,我称之为小慧同学吧。小慧同学女,11岁,母亲改嫁,父亲左手残疾。家里还有两个光棍叔叔和一个奶奶。
    小慧同学上六年级了,但是看上去也就三年级的样子,又矮又黑又瘦。平时她爸爸和她两个光棍叔叔出去打工,她奶奶照顾她,由于疫情影响,这段时间她爸爸和叔叔都在家里。之前上网课,家里没有网,也没有设备,没办法,就没能听课,就没学上了。唉……这种情况,这种条件,怎么能学习好?怎么改变命运?太心疼,太无奈。
去年的冬天格外冷,家里的白菜都冻坏了,堆在院子里,烂了一大堆。
    第三户,小古同学。女,11岁。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在外打工,和奶奶生活在一起。这一户我和志愿者同学们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出了是哪一户。因为这户人家的院墙和门是在太明显了。院墙是用不规则的石头垒起来的,门是那种不知过了多少年了的,有明显的衰朽的样子的老木门,门上的漆已经没有几块,更看不出颜色,门板四分五裂,勉强能挡在那里吧。小姑娘倒还比较外向活泼,长得也白净。家里就她和奶奶娘俩,屋里任何取暖的设备也没有,娘俩在家里硬扛着。实在冷了,就烧点柴火烧点秸秆暖暖炕。

第四户,小王同学,女,13岁,父亲意外去世,母亲改嫁,随爷爷奶奶生活,近几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家里还有一个不太精神的伯父。唉……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她不在家,她那光棍大伯在家里等我们,听村干部说,这孩子不太喜欢和人说话,不太喜欢见人。想想也是,谁愿意被别人看到这些不堪呢。

第五户,小盛同学,女,10岁,父亲意外去世,母亲改嫁,和奶奶相依为命。小女孩倒也乖巧,学习很努力。

…………

还有的父母双亡,寄住在姑姑姑父家里,父母双亡,寄住在伯父伯母家里,寄住在姑姑家里的,看上去姑姑姑父对孩子不错,视若己出,也改口叫爸爸妈妈了。寄住在伯父伯母家里的,唉,一言难尽。“婶子大娘一大群,不如爹娘一个人”。父亲去世的、母亲去世的、父母都有残疾的、父亲有残疾母亲改嫁的、父亲去世母亲有残疾的且还有一个残疾孩子的、一大家子原来挤在一个炕上的……就像列夫·托尔斯泰的那句话“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各有各的不幸。”

不说了,一共走了十多个乡镇三十多个村,三十多户,行程五百多公里。走访了这么多户人家,我实在是有太多的感触,却又无法表达,语言在这种时候显得那么的无力。

当然,必须要说的是,各级党组织和政府,社会各界对困难群众所做的帮助是有益的,是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人力物力财力的。无论是多么困难的群众,他们的住房都是经过政府出钱改造的,住房保障是能够做到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补助,低保补助,残疾人补助,老年人补助等各项补助加起来,也能够保障基本的生活。有的,给安排了扶贫公益岗位,有的帮着建起了羊圈养羊,有的学会了纸扎,有的卖糖葫芦,总而言之,扶贫干部尽可能的帮着他们增收、脱贫、致富。来自社会各界的关心也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困难群众的负担。就比如我们的走访,携带面粉一袋50斤,大米30斤,花生油一桶5升,学习用品若干,能吃不少日子呢。

大部分情况是好的,困难群众想改善生活,组织上也给与及时的必要的帮助,困境儿童也愿意好好学习积极上进。我们去走访慰问的时候,绝大部分群众的反馈是积极的,态度是热情的,是感激的。“党的政策好!”“感谢党和政府!”“谢谢你们!”从他们脸上洋溢的微笑的表情上,从流露出的激动的语气上,我想,应该是他们的真实想法。不过,不可避免的,也有一些负面的情况。例如,我们走访的一户人家,我们去验收希望小屋建设的时候,孩子她妈妈在旁边议论,这间小屋预算听说是一万多,这点东西哪能值那么多钱?这个衣橱我们本来想做成什么什么样子,这地面想铺什么什么样的……总之,就是不满意,自己没花一分钱,还指指点点,这怎么样,那怎么样……我们拿着米面油去,连迎接迎接都没有,就等着我们给放好,甚至还抱着膀,站在一边看热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些人,不知足,等靠要,给多少觉得应该,给多少也不满意。怎么办?我不知道。广大扶贫干部可能更头疼吧。

成绩是主要的,问题是难免的,整体情况是好的,结果是积极的,改进的空间也是存在的。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